必须要封死卢平的嘴

而此时这高平平却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发财机遇,他用电池内的电解液、味素以及白碱按照一定的比例加水配制成了特制的药水,然后将这药水注射在那些给了大价钱的罪犯身上以使得那些罪犯的身体发生反应,去骗取监狱保外就医的宽大政策。说起那药物也真奇特:当用针管把药物注射进手背时,人就会出现高烧的症状;当把它注射进阑尾部位就出现阑尾炎的症状;当把它注射进肝部就出现肝炎的症状;当把它注射进肺部,在X光透视时就出现肺结核、肺炎的体征。但是倘若长期注射这特制的药水,病情就会迅速恶化,甚至危及生命。

高平平想起在他睡觉的枕头棉花里还藏有三支那种奇特的药水,他心底里一阵高兴。暗忖:“没想到当初发大财的手段却要用在自己的身上,假如此计能成功,则就可以逃出这共产党监狱而且再也不受那卢平的威胁了!到时候若那卢平惹老子不高兴我就可以出去以匿名信的方式向中国监狱检举,让他死无藏身之地。但现在还不行,必须要封死卢平的嘴,表面上对他好一点,毕竟他还是一个劳动组长兼互监组长!”

高平平见卢平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只得耐着性子假装打起呼噜来,以便让促使那卢平也早点进入梦想。

大约一个时辰过去了,卢平还没睡着,高平平有点着急了。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那卢平还在床上辗转反侧,看样子还没睡着,高平平恨得牙齿咬得紧紧的。

窗外的月亮在穿云过雾地走着,那高平平头脑有点昏了起来,大概是想睡觉了。他转身偷偷看了卢平的床上,可喜的是那卢平终于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高平平再看那周宗迅和杨沙波波也早睡得像死猪一样,认为时机已到,立即从枕头的棉花里取出一瓶特制的药水,先用针管吸进,再迅速地向自己的手背上打去。那时他只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凄怆,为了逃离中国监狱的惩罚,连这些下三烂的手段也使用在自己的肉体上。

高平平把针管、针和药水瓶放回了枕头的棉花里,迅速倒在床铺上大睡了起来。

高平平可能没有想到,以前在伪南京警察局军法处时,为了获得囚徒们的昧心钱,只管把药水一针针地打进那欲逃脱魔窟的囚徒身体里。而今当那药水注入其自己体内后,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大脑变得一片迷茫,体内好象有一团火在剧烈地燃烧,不一会儿,他就浑浑浊浊地睡着了。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