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也没有这种赌场啦

  高奇用手肘顶顶正在喝水润喉的佟少祺,道:“喂!少祺,这东西该怎幺玩啊?”

  佟少祺差点就把一口水给喷了出来,讶道:“不会吧!高奇,你们那里没有这种东西吗?”

  高奇摆摆手,眼光仍然直盯着欧阳真越来越快的手势,说道:“我们那里禁止一切跟金钱方面有关的游戏,当然也没有这种赌场啦!”

  非法的当然有,但是高奇是一个奉公守法的联邦公民,哪会见过这种东西。

  佟少祺有些泄气的说道:“我还以为你能帮上我的忙呢!唉这宝盅,就是那像钟状的盖子,里头有三个八角六面正方形的骰子,就是刚刚在桌上所看到的,每一面有着不同的点数,三个骰子总和数最小是三点、最大是十八点,九点以下算小、十点以上算大,而赌客就是要将赌注压在他们认为宝盅里骰子的总和数目的方格里,如果可以准确的知道里头每一颗骰子的点数,所押中的彩金就会越高。”

  高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那你能知道里头确切的数字吗?”

  佟少祺有些泄气的说道:“普通的荷官,也就是摇骰子的人,我能够听的到大约有两个骰子的确切数字,且是七八成的把握,但是这欧阳真是非常高明的高手,我勉勉强强只能听到一颗骰子滚动的声音而已,其它的就得靠运气了。”

  高奇静默半天,耳朵学着佟少祺不停耸动,功聚双耳,果然听到许多不同高低的敲击声,每一下撞击声都有着微妙的不同。

  高奇开口道:“是不是每一面重量不同,所以撞击时的声音也会随着不同,像是六点的那一面撞击时,就有点沉重,而一点就有些清脆。”

  佟少祺喜道:“没错!高奇你居然也听的到,那我们赢的机率就很高了。”

  欧阳真脸上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意,宝盅挥动的速度变缓,骰子的声音反而不见了。

  佟少祺脸色一变,脸色如同死灰。

  高奇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少祺,这是怎幺了,怎幺听不到骰子的声音了?”

  佟少祺先看了看脸色一样不妙的杜灵,她也是个中好手,当然知道这代表什幺。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