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俊根本无法问话

张俊知道自己昏迷了数天一定让赵嫣然和杜映雪都很是担心,他从雷府骑了匹快马直奔回丞相府。来到府门前,却见丞相府内外张灯结彩,大门贴着“喜”字的帷幔,门庭若市,不停有官员到来拜喜,所有人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张俊感到莫名其妙:“这丞相府要办喜事?莫不是赵普要纳妾?赵普是出了名的怕老婆,他应该没这个胆吧?”

张俊带着疑问走进丞相府,一进府里,仿佛走进了红色海洋,道路两旁尽是红色彩灯和帷幔,家丁女婢全都换上了红色吉服,来回穿梭繁忙。张俊进入花厅,花厅里宾客如云,赵普与和氏分坐在大厅前方中央,两人也是身穿红色吉服,神采飞扬,谈吐间尽是欢笑。

张俊在宾客之中,本想走到和氏面前问个清楚,但人潮拥挤,张俊没办法过去。他正欲问身边的其中一名宾客,不料这时喜乐响起,却见清一色美女所组成的乐队由前厅两侧红色花径绕道而来,器乐声高响鸣奏,张俊根本无法问话。

十八名半持花篮半持炉香的童男童女引导前行,由正中踏着红色羊毛地毯走入花厅,眼前万花如海,百丈香光,到处花灯鼓乐,锦绣成堆,直看得张俊眼花缭乱。只听一家丁大声喊道:“请新人入厅拜堂!”却见慕容云身穿红色霞服,面若春风,昂首步足,牵引着佳人徐徐走来花厅。

张俊脸色变得煞白,只见那佳人凤冠红妆,盈盈步入花厅,张俊虽然看不到她珠帘后的俏脸,但已然能从身形断定她就是赵嫣然无疑。

一旁的媒婆笑脸吟吟,对主婚人说了些话,主持婚礼喜官朗声道:“一拜天地!”这对新人正要躬身,张俊大喊:“且慢!他们俩不能成亲!”从宾客中站了出来。

全场宾客无不被张俊这句话所震惊,众人惊讶地看着这位少年,均想这少年胆子可真大,连丞相府的婚事都敢来搅乱。

赵普猛地站立起来,暴怒道:“大胆狂徒,竟到我这里来撒野!来人,给我拿下!”十多名侍卫一股冲进花厅,将张俊围在中央。

张俊见赵嫣然无动于衷,心如刀绞,恨声道:“嫣然,你为何要这样待我?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