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可望见天山派的‘彤云山庄’了

”他接着又道:“天山派之所以如此,只是预防我们有不规之举罢了,那些信鸽在我们通过山谷之后即行飞起,约有十五六只,且自不同的地方冲升于空,因此可以判定他们伏守之人为数不少,但是,在我们未与天山正式翻脸成仇之前,他们却决不至轻举妄动,他们当然也明白瓢把子不是省油的灯……”笑了笑,秋离调侃着道;“这就是正派武林道与咱们走黑路的所不同的地方啦!”于德寿表面上呵呵陪笑,心里却在暗中为对方这等精确而迅捷的反应而惊异,他诅咒着,但在诅咒中,连他自己也不能否认尚有那么一丝的钦服。

又转了一度较大的山弯。

现在,前面有一块上撑天下拄地的白色巨岩那么孤零零地、却又浩威威地挺立在一片常青松林之前,道路由下而上,直穿松林而入。

隔着老远,已可发现那块巨大得如一尊石像般的白石,白石上面,雕刻着四个黑色的斗大的,龙飞凤舞的大字:“云里仙山”。

秋离身旁的周云来到此处似是十分激动,他全身在不可察觉地哆嗦着,双目浮起i层迷蒙的波光,双手十指在不停地卷曲‘连呼吸也是那么粗浊了。

无限关怀地,秋寓低沉地道:“将精神松懈下来,不要紧张,老友,我知道你,我知道你那一份悲痛的沉默,以及……万般的酸楚……”周云的语声带着一丝不可抑止的凄咽透自面罩之后:“过了‘指天岩’进入‘常春林’,就可望见天山派的‘彤云山庄’了,在那里,埋葬了我太多的欢笑……和羞辱……”轻喟一声,秋离却狠辣地道:“欢笑让他逝去,羞辱,即将索回!”垂下头,周云默然不语。

前行开道的“落星一剑”韩子明,这时已奔过那“指天岩”,直向“常春林”,弛双手擎舞的珠焰旗迎风飞扬着,黄衫群霸们,正朝这天下七大门派之一所在的发号施令之处逼进!

黄巾飘拂着,于德寿神采奕奕,形色犷悍,他一马当先,领前急奔,象是天出派的“玉麒麟”早已放在那里等着他了。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