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在会面时把

反正到最后,也少不了他该得的利益。

正是基于这种心理,他才毫不迟疑地遣走了薇薇安,按智能计算机的安排,进入培养雅中。而重醒后。他也绝口不问破译内容。只问该如何回复上级。

“不,你的组织没有问破译情况,他们只问是否转存完毕。然后要求把转存好的内容交给他们——亲手递交。他们已安排好后续步骤,将在会面时把,你的新身份告诉你”,阿安兴奋地说,语调里有一种可找见亲人的激动。这激动让它说个不停。

多少天了,可找见说话的人了,啊哈,看来新嗓门真不错。

“你的组织”——罗亦安觉得这个此颇为怪异。阿安现在也会用这个字眼,要知道,它也是来自秘族地。甚至比罗亦安加入的还早。

“你代我答复了他们?”,罗亦安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而喻。秘族隐藏了上千年,即使与内部人联系,它也设置了重重识别体系,阿安若不是闯过了所有识别关卡,秘族不会把下一步安排告诉它。

“正确”,阿安那几只章鱼触手般的机械臂狂舞着,一次加重自己的语气:“他们来电话的时候,恰好你处在调整的关键。我不想打断这种调整,所以,就在你的记忆深处寻找资料,通过逻辑推演,我算出你常用的回答方式——你常用的语气,对问题地反应、判断,等等。

哇哈哈,我真能干,与他们一问一答,直到结束,他们也觉不出是一部机器在与他们交流,他们真以为那就是你……哇哈哈……”

洗浴过后,一身轻爽地罗亦安再度出现在山腹,他一边听着阿安地唠叨,一边观察那几名改造的佣兵。

那些佣兵身上插满了电极闭目躺在培养罐中,一如罗亦安当初的模样。

电极下,他们身上地肌肉不停地跳动着。罗亦安知道,他们正在接受虚拟训练,此前他也经历过这个过程,但当时他正处于催眠状态。现在,当他站在这里旁观时,感觉就像是从镜子里观看自己。

虚拟训练也被称为冥想训练,这种训练方式最初是用在运动员身上的,教练让运动员用冥想的方式,在思维中完成一系列动作,然后,让运动员在现实中把冥想实现。这时,运动员往往会很流畅地完成破纪录工作,并且在正式比赛中,具备稳定的心理素质。

此后,这种训练方式被用来训练特种部队。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