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地上到处乱跑的敌人一刀砍下去就可以了

忍不住想长啸一声,高原脸上露出微笑,此战他已经胜了。

看了看岳乐中军大旗的方向。离高原还有两里。前面是混乱的休整部队,要想穿透敌阵杀到岳乐身前。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熊熊篝火,点点火把,到处都是人马的喧嚣。

不断有后金斥候从陈留军身边掠过,但陈留军却闷声不响地向前冲去。丝毫不为所动。因为雾气实在太浓,后金斥候也没发觉什么异常,他们大概还以为这支骑兵是自己人呢!

“通知徐以显,可以夹攻了!”

“是!”一个骑兵摸出烟花,点了,高高举过头顶。

“砰!”红光曳空,一团巨大的烟火在夜空里绽放。

很快。高原就冲到距敌军阵前五十米的地方。他提起火枪“砰!”地一声朝一个额头剃得发青地后金士兵胸口射去,将那个倒霉鬼射翻在地。

枪声凄厉,在后金骑兵中引起了一阵骚动。

高原提气大吼:“岳乐我儿拿命来!”

“岳乐小儿拿命来!”九百六十三条汉子同时大吼,声若雷霆。

枪一阵阵射出,只一排枪打过去,就有超过一百敌人永远地倒下了。

“敌袭,敌袭!”所有人都在大喊,可这叫声很快就被又一排枪声被淹没了。眼前只是狂奔而来的马群和张牙舞爪地黑色飞虎旗。

更多的人倒下了,受伤的战马到处乱跑。将篝火踢得漫天飞舞。

“呜呜!”的牛角号吹响,可这个时候乱成一团地后金军已经无发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了。

两排枪后,高原的骑兵开始加速。所有的人都右手持麻捣,左手提着手铳,一边放枪。一边凶猛地扎进后金大军之中。

“岳乐小儿拿命来!”

血光冲天。不断有受伤的敌人被凶猛的战马冲倒在地。转眼,高原就契进后金大军一里。在敌人身上刺出一道宽大的伤口。而随着战马地冲锋,这道伤口还在不停往两边翻开,流更多地血,死更多的人。

现在的战斗已经变得很简单了,只需要纵马冲过去,对着地上到处乱跑的敌人一刀砍下去就可以了。到处都是人,篝火已经燃得将天都照亮了。上马匹军马在黑夜里疯狂长嘶,如雷的蹄声踏得人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一个浑身着火的后金士兵惨叫着在地上乱滚,一个陈留军正要冲上去补上一刀,刘满囤大喝,“别杀,烧死他,烧死他!”火光中,刘满囤双目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跟上,跟上!”高原提起手铳朝左手人群射了一发,然后提起马刀流利地将身边的一个敌人砍下马来,“快快,目标岳乐中军大旗。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