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在川西北与红四方面军汇合的战略目标

他们率匪徒千余人,不仅在乡间抢劫商贩和行人,围攻驻军和武工队,实行明杀暗害,还把我党、政、军领导干部列如悬赏暗杀的黑名单,狂言“五天攻下会理城,救出关押的兄弟们!”

会理地处四川的西南,全县地势南北狭长,北高南低,以高山、丘陵和浅山为主,县境内有彝、藏、白、回、傣等21个民族,气候独特,四季如春。

说到会理,牛剑忆起了有名的“会理会议”。那是1935年5月4日,正当春色浓浓,杜鹃花、碟恋花在阵阵春风里盛开,送来醉人的清香的时候,长征中的军委纵队和红1、3、5团,由云南巧渡金沙江的皎平渡,摆脱了国民党的十万大军的追击和堵截,在会理城东北郊的一个铁匠铺里召开了著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有名的“会理会议”,确定了红军继续北上、向北穿过彝族地区,抢渡大渡河,实现在川西北与红四方面军汇合的战略目标。最后,在红军先遣部队司令刘伯承的率领下,红军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从泸沽镇往北经冕宁县城,翻山越岭,取道拖乌高山彝族聚居区,到达了大渡河的安顺场,又一次摆脱了蒋介石的重兵堵截。

当牛剑和丁春押着犯人行至益门一小山梁的大磨坊处,遭到埋伏在那里的三股约300土匪的袭击,一犯人趁乱欲逃,被丁春当场击毙。邛海监狱干部李灵腿部被土匪枪弹击伤倒地后,土匪欲抓走他,牛剑和丁春指挥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方从敌爪中将李灵抢回!

战斗结束,不见曲比阿木的身影,犯人也少了两名,牛剑和丁春立即组织部队在方圆两里的范围搜索,仍未见他们的踪影。直到第二日上他们到达会理县城时,才看见曲比阿木押着两名犯人和另三位彝族土匪向县监狱走来。

原来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曲比阿木发现两名彝族犯人用彝语交谈准备一起逃跑,因汉族战士听不懂彝犯在讲什么,就未引起戒备,而一旁的曲比阿木在听懂他们的谈话后就时刻警惕地看守着那两名犯人。为获取更大的线索,他尾随两名准备脱逃的犯人来到一个山洞,只见山洞里有四名全副武装的彝族人在等他们。

“不许动,举起手来!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