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都想往里面闯一闯

  邓莹哼了岳瀚一眼,道:“有你好看的!”她缩进屋里,脆声道:“是你不叫我,到银行收帐晚了,误了事,我可不管!”

  岳瀚蹑手蹑脚溜到门口,探着脑袋向里望。邓莹正低着头穿衣服。

  “嘿!你哪天不是睡到十一点。今天就晚了?”

  两人从二十九号第二次激情,埋藏在体内一个月的欲火全面爆发。这几天,两人如胶似漆,似先前林凤儿和明芬所想,成天粘在一起。两人每晚都要大战连番。年轻人总是控制不住,欲望令他们需索无度。

  深夜十二点后开始的持久战,令邓莹每天要睡到十一点后才能起来,岳瀚却始终如没事人般,一天工作二十个小时。邓莹除了大叹怪物外,心中着实美滋滋的。男人那方面如此强悍,女人当然欢喜都欢喜不过来。只是岳瀚的强悍令她有些承受不住,每次都败下阵,昨夜的挑战更是一败涂地。

  邓莹听到岳瀚的声音来自门口,抬头一瞧,叱道:“色狼,又偷看女生穿衣服。”

  她每天穿衣服时,岳瀚总要盯着看。劝阻遮挡无效后,也只能由他,反正已经没什么可掩饰的。

  “切!我是用艺术的眼光去看,是在欣赏艺术。美人穿衣,多美妙的一幕。”岳瀚摇头晃脑,道:“再说,看老婆穿衣服,怎麽能用偷!读书人,字典里是没有‘偷’字的!”

  “恶心!贫嘴!”

  邓莹有序地穿好衣服。岳瀚满足地回到椅子上,见邓莹出来,夸张地努起嘴。邓莹重重地吻了一下,道:“好了,我去银行收钱。”

  她赶着去银行,说是赶,其实有些勉强,有些不恰当。那银行就在商场一楼,是中国银行专门为黄大开得一个小分行。

  她每天去一次,十二家网吧的男管理员每天都要把前一天收入汇到。

  岳瀚和邓莹几天的蜜糖生活,林凤儿和明芬眼观耳听,很容易觉察。更有一次,明芬冒失地闯进没锁的小厅时,实实在在的见到香艳一幕。当时,邓莹一如往常做在岳瀚腿上,岳瀚的怪手不老实地钻进邓莹裙内猎奇。

  自那后,明芬极少跨足小厅,每次进都故意敲半天门。林凤儿相反,天天都想往里面闯一闯。如果不是明芬劝阻,她早不知试过多少次了。

  六月六日,星期日。本月末,黄垠大学考试周正式到来。倒数第三周的周末被许多人定为最后的休闲日,之后两周,大部分学生要开始为考试冲刺,临阵磨枪。今天的生意也显得格外火爆。

  小厅大门紧闭,从里面锁上。屋内,邓莹安坐岳瀚腿上,吃着他买的早餐。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