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既然路过

  看着他们的喜乐,黄飞虎满腔幽恨更无处发,呆呆瞧上一会,底下有人发现了他,先看他一身武装,再瞧他的座骑五色神牛,大概猜出了他是谁。

  “你是武成王吗?”当底下山坳里的人一问,黄飞虎点头,“是我。”

  果真是武成王、黄飞虎,一问出他身份,三人翻身下马跪了一地,黄飞虎急忙驾牛下山,向三人还礼。

  “我们早听说大王模样,一遭得见真是三生有幸。”三人异口同声,黄飞虎愣愣点头,“好说,还没请问高姓大名?”

  三人欠身,分别回答:“使叉的叫文聘,使锤的叫崔英,使抓的则叫蒋雄,是因天子无道,不愿为官,方据山渡日。”

  “幸会了。”黄飞虎回完礼,转眼被三人拖上山去,“大王既然路过,就让我们好生招待,再看大王去向,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微薄小忙。”

  拗不过三人执着,黄飞虎硬被架上山去,送到酒席前,直到酒过三巡,方有机会说出自己目标。

  由兵阻金鸡岭,无法破蜈蜂袋说起,直到他前往崇城相请崇黑虎完毕。

  三人听罢,文聘搔头不安道:“听说崇侯正操练兵马,准备攻打陈塘关,只怕离不开身,大王此遭可能白走。”

  “那要如何是好?”黄飞虎心下着忙,“若没铁嘴神鹰,是不能破。”

  “大王别急,崇侯即使进了陈塘关,也得在孟津等周王,他不会不顾大局,待明日俺兄弟陪大王同去。”崔英此话出口,蒋雄与文聘同声附和。

  黄飞虎一向不适合当说客,有崔英此话,忙连声道谢。

  隔日,四人一路奔驰前行,数日之后到了崇城,崇黑虎得报,到城前迎接,待到大厅叙礼,分宾主落坐。

  彼此问罢寒暖,文聘代黄飞虎说明来意,崇黑虎果然沉吟不语。

  崔英再提自己看法,“姜元帅兵阻金鸡岭,即使崇侯先进陈塘关到达孟津,也得等周王兵到,方可会见诸侯,依草民愚见,不如先破高继能,崇侯再进陈塘关不迟。”

  “既然如此,那便随四位前去。”崇黑虎一应允,黄飞虎蹦起身就想拉着他出门,要不是崇黑虎要先交代军情,怕早被拖出城去。

  翌日天未亮,四更天时分,五人被黄飞虎催着上路,数天后行过飞凤山,文聘、崔英与蒋雄更带领部属下山,跟往金鸡岭投向周军。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