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朝廷纵然有千般不是

众人瞩目里,楚接鱼嘴角肌肉牵动一下,随即仰天大笑:“凌步虚,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也敢也配和楚某联手?”说到这里,他蓦然转身,两道冷电似的眼光自凌步虚以下,向着南疆王府众人脸上一一扫过,众人被他眼光一扫,尽皆不由自主退了一步。

凌步虚再也撑不住,脸涨得通红,指着楚接鱼,强自镇定道:“楚接鱼你不要瞧不起人,你武功高就了不起吗?”

楚接鱼冷冷一笑,道:“各人天赋不同,际遇不同,本事有高有低,这本是天经地义,若楚某按照这个来衡量你们,却同那些凡夫俗子有什么两样?”

“那……那你凭的是什么?”凌步虚一愣。场中诸人却也都是同时一惊,楚接鱼身为昊天盟主,四大天人之一,一代枭雄眼高于顶,看不起本事比他若许多的凌步虚众人本是正常,但显然他似乎竟是另有原因。

楚接鱼淡淡道:“大夏朝廷纵然有千般不是,却终究是代表我神州。如今魔人盘踞边疆,但凡我神州子民都当,都该捐弃前嫌,共抗外敌!南疆也是神州一角,却在这样的时候起百万之兵引起内战,如此不识大体之人,也配和楚某并肩作战?”

此言一出,瀛州山顶所有人众都是一愕,众人显然想不到楚接鱼竟然是为了这样的理由看不起凌步虚诸人。

凌步虚愣了一下,随即却哈哈大笑起来:“楚接鱼,你说得好听,听起来你似乎有多爱国为民深明大义,但其实也是放屁而已!你嘴上说我南疆王府不识大体,你自己又怎样?居然派人入宫刺杀皇帝,此事天下皆知,难道你还能抵赖不成?”

前些日子昊天盟大举入皇宫行刺,被抓了许多人,虽然朝中有人封锁消息,但最后还是传出江湖,场中众人大都听过,听凌步虚一说,顿时都记了起来,纷纷将目光投向楚接鱼,看他如何自圆其说。

楚接鱼看了凌步虚一眼,道:“夏虫不可与冰,楚某不屑和你解释!我要动手了,你们这帮杂碎都给我滚远点!”最后一个“点”字说出,声音只如炸雷,凌步虚诸人没来由全身一颤,被声波击退数步,险些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一时众人为他气势所夺,场中鸦雀无声。

楚接鱼却再不看南疆王府诸人一眼,大步向前,朝着凌霄殿下的罗素心诸人走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