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稍微解气之余

”双胞胎中的一位开始和先来的美男子打招呼。

  “是啊!我听到了阿彩要挑战老师的传言,我可吓坏了,连忙赶来了!”阿南一脸惊吓的说着,关注的瞧了瞧彩泓。

  “我早说过,不要叫我什么‘阿彩’的,这么恶心的话真不象是男人说的!”随着话音,彩泓一拳打了过去。

  阿南虽然在与双胞胎中的一位说话,但反应一点也不慢。急切中躲过了脸上的必杀,让肩膀承受了重击。可这一拳的力道也让阿南坐到了地上。

  “而且,那些也不是传言,而是事实!”这时,彩泓的后半段话才出口。

  阿南一下呆住了,双胞胎也愣住了。“阿滔,是不是我刚刚摔在地上没听清楚,是阿彩开玩笑的吧!”

  叫阿滔的双胞胎拉住阿南的一支胳膊,“应该是,没错啦!”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叫阿滔的眼皮上有一颗小痣。

  “啊!那岂不是阿星也……”另一个双胞胎大叫起来。

  “是啊!阿雪……!”阿滔的表情几乎要哭出来,“阿岱,我们的命可真苦啊!”三个男子几乎要抱在一起痛哭。

  白痴!真是白痴!真是白痴!

  三个美少女同时出击。只不过凝雪和织星是出拳而彩泓为了方便出脚。

  “怎么会有这样娘娘腔的男人?”在稍微解气之余,三个美少女发出了如此感慨。

  “中午到我家吃饭吧!”没有再理会痛叫的三个男孩,彩泓准备招待暂时抛开深仇大恨的两位好友。

  “妈妈,我回来了!凝雪和织星也来了!”穿过玄关,还是没有看到妈**身影,彩泓有些奇怪。

  没有招呼凝雪和织星,这已经没必要了,她俩来这儿就是来到了自己家。

  “彩泓,是不是祝妈妈出去了,要是这样的话,干脆我们自己动手好了!”织星咬着橘子,含糊不清的说着。

  “说什么呢?”凝雪打了织星一下,“下午还要杀色狼,怎么能现在浪费体力,再说你能保证你弄的午饭是让人吃的吗?”

  不客气的指责并没有影响织星品尝橘子的乐趣:“呵呵!那你煮出来黑糊糊的一锅又是什么?”

  “看来妈妈是在卧室休息。”彩泓找遍了楼下,开始上楼。“一起去,一起去!”凝雪和织星再次不怕死的起哄。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