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坐起来

除了自由搏击的训练,封勇还教给了我很多徒手格斗技法,几乎都可以一招制敌。我越学越感到惊讶,这是我以前练自由搏击从未接触过的,戳击双眼、打击喉结、折别手指、掌砍颈后等等,招招狠辣。问他才知道,这些都是地道的军用格斗技术,是遭遇你死我活搏斗的时候最有效的对敌招法,教给我让我以后可以有效地防身。我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位好的老师,而没想到的是,今后封勇对我竟有很大的帮助,这是后话不提。

第五章 还有风骚

号去看了方老师。

同去的还有磨磨、王欢和游不离。方宁看到我们,显得非常高兴。而方老师气色非常好,在床上坐起来,笑着和我们每一个人打着招呼,这是一位相貌清朗的老人,我这才发现方宁长得多么像她爸爸。

小小的病房一时间欢声笑语不断,看到方老师恢复得这么好,大家都由衷地高兴!谈话中得知方老师已经定下来在十天后出院,回家疗养,我们都劝他多住些日子,但他说什么也不肯在医院多住了。说着话,方老师的主治张医生正好过来查房,和大家一起聊了聊,他说对于方老师身体的康复,今后的任务就是消除排异反应,说回家休息也可以,但必须要及时注射药物。大家问了些将来方老师回家后治疗与保健方面的细节,发现方宁已经想得滴水不漏了,也就都放了心。

坐了好一会儿后我们告辞出来,方宁送我们。我发现,磨磨和方宁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很自然,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别扭,于是看着磨磨眨眨眼笑了。也许真的是磨磨悟到了什么,在对待方宁的这个问题上有了一个平和的心态,才会有现在的这种和谐。看到我这么看他,磨磨显得很牛B是仰||.些无耐。

1月3日,下午一点。

我从阿里朗餐厅吧台服务员那里得知,徐曼莉在205..谢,沿着大理石的楼梯拾阶而上。在二楼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房间的门口。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轻轻地一声“进”后。我拉开了拉门。

还是上次徐曼莉约我的那个房间,而她静静地端坐在餐桌的一侧,表情冷淡。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