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曼隆代表的中部地区经济固然发达



  “放心,没人敢乱嚼舌头,来来我们在亲亲“““”无锋依然不依不饶的在少女的玉体上游移,直到云依再次苦苦哀求,无锋这才恋恋不舍的抽回手,起身穿衣。

  当云依着好衣,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离开无锋的营帐时,正好遇见从第三师团方向过来的凌天放,云依的脸立即不争气的红了起来,而凌天放含笑说的一句“恭喜姑娘了”更是让云依觉得连手脚也无处放,只得娇嗔一声,也不顾自己玉瓜初破身子不方便,一溜眼消失在营门外。

  “天放,你看我们目前应该采取何种对应策略?”等凌天放看完崔文秀送来的急报,无锋的眼睛落在了他的身上。

  “大人的想法呢?”

  “我现在也有些犹豫,若论我们目前的实力,我们完全可以顺势南下拿下曼隆城,但我担心我们进攻曼隆会引起吕宋人的连锁反应,一旦他们抽兵北上,必然会影响他们在南线和西线的战略部署,我不愿意见到这种局面;而如果就在维托城止步不前,我又觉得我们有点过分保守,白白浪费了如此大好的机会。”无锋并不想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手指轻轻在案桌上敲打着,凌天放思索了一下,这才开腔:“我认为我们应该就在维托城留步,然后与吕宋人谈判。”

  “哦?原因呢?”

  “我认为,我们如果拿下曼隆城,即使吕宋人不抽兵北上,而且能够坚守住南线和西线,也不利于我们以后的发展。原因有二,第一,以我们现有的实力要想消化掉包括曼隆在内的这么大块肥肉,有很大难度,因为曼隆代表的中部地区经济固然发达,但这里的居民以安第斯人占绝对多数,地方势力强大,我们要想在短时间内赢得他们的民心不太现实;第二,如果吕宋人失去了中部地区,实力将会大受损失,我相信很快就会被两国联军所灭,到时候我们就将面临两国强大的军事压力,这不符合我们既定的策略。”

  深深的思索了一阵,无锋缓缓点了点头,“你的意见,甚合我意。”

  当无锋骑在云依身上,听着胯下少女婉转娇吟横戟跃马纵横驰骋时,远在百多公里外的崔文秀则借着夜色亲自率领三个联队的骑兵队飞速向维托城挺进,而他的副手—-第二师团副师团长沙浪(原第二师团幕僚长,原副师团长舍内升任博南警备师团长后,由他接任第二师团副师团长一职)也率领两个联队步兵以及直属部队紧跟在后。

  在接到探马报告了维托城的混乱情况后,虽然侦察人员没有发现部队撤离的迹象,但崔文秀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这时候的维托城防务其实已是一片空白,缺乏了军事治安力量制衡的社会秩序才会很快就陷入了混乱,如果自己不马上率军队跟上进入的话,也许自己到达的时候维托城已经沦为一片废墟也说不定。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