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堂峦依然还健在



  「哦,是这样子的吗!」清影秀望向坐在另一边的兰若云,见他此刻似乎颇不安分,虽然裸兰市民还不太清楚,但清影秀这些人是明白的,杜老爹是兰若云的人,屡建奇功,大家一直都很喜欢他。

  看兰若云那个样子,似乎在为这些自己人阵前倒戈很愧疚似的,抬起头向清影秀看来,如触电般赶紧避开。

  清影秀嗔怪的看著他,心想:「我又没怪你,反正我们是赢定了,你干嘛那麽愧疚的样子,又不是你的错!」

  她又温柔而宽慰的看向兰若云,可是兰若云却并没有再看她,低著头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麽。自从上次在议事厅里与众人发生冲突之後,兰若云一直没有再与他们见面,使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猛地,一个可怕的想法浮上清影秀的心头,她斜眼向迪斯罗利看去,却发现他并没有想像中的那种败军之相。清影秀的心脏「砰砰」的快速跳了起来,简直要暴烈开来。她著急的向兰若云看去,可兰若云却再也没有抬起头来。

  上议院的宣誓开始了:

  迪斯罗利第一个走上台去,高声说道:「支持迪斯家,我,迪斯罗利,迪斯家主,裸兰帝国议会总议长,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发誓,此言属实!」

  台下响起了一阵小声的议论,有一个人轻声说道:「如果此刻他宣誓效忠清影家的话不知道会引起什麽效果!」

  「除非他吃了过多的安眠药烧坏了脑壳,或者是其他人易容装扮,否则决不可能。如果他现在退出,那些依靠他的实权派军官会立即发动军变杀掉他!」一位文士条理清晰的分析立即否定了那位仁兄的假设。

  随在迪斯罗利身後的十七名议员当然也异口同声的支持迪斯家,尽管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台下的反对派还是大声的欢呼著,风水轮流转,终於到他们趾高气扬的时候了,报了刚才的被「嘘」之仇。

  轮到了新一代的议事厅成员们上台宣誓,名义上,他们继承父职,自然包括议事厅成员同时为议会议员的规定。只有堂天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因为堂峦依然还健在,这不禁让堂天多少有些失落之感──年轻人都是爱威风的,在这样的大场合出出风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我,堂峦,裸兰市长,以生命和名誉向战神宣誓,效忠清影家,此言属实!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