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少部分向四人老大靠近去想要保护他们

反抗者杀无赦!”

  十来人轰然应是,一声震天的‘是–’把周围的那帮多数只会装恶吓人的混混都吓得混身一颤,才反应过来时,黑鹰带来的十来人已经向他们的四个老大扑了过去。有几个挡在四人面前的流氓为了表示一下忠勇,出手抵抗却在一呼一吸之间就听到咔嚓一声响被拧断了脖子蔫蔫地倒下地去,脖子断掉的这么清脆一响一下子唬住了大部分向前扑来的人,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就算打打杀杀可从来没出过人命,此时看到黑鹰带来的这十来人举手投足之间就结束了好几个人的生命,看到他们倒地时长长伸出的舌头和七窍流出的血,已经有人开始从后面偷偷溜走。大部分开始后退,唯有少部分向四人老大靠近去想要保护他们。

  四人也同样被黑鹰带来的这十来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如此强悍给吓着了,歇斯底里地在几个忠心的手下保护圈里叫道:“杀了他们,杀啊,操,你们他们的反了是不是?”

  黑鹰冷冷地笑着盯着那四人,眼里杀机闪现,冷冷地又吐出了一个让四人混声一颤的字:“杀!”

  十来人像地狱的死神一样扑上,他们就像是专业的杀人机器,每一个招式似乎完全是为了杀人而练习的,明晃晃的砍刀在他们面前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几秒钟时间,就已经有十来人咽气倒下,怎么也没考虑过夜枭的十来人竟然会打败他们的四位老大没有给自己留有后路,此时被堵在角落里根本无法逃走,护在四人周围的流氓们终于有人意识到再反抗下去只能死路一条了,在又一个与自己同样选择的人倒地把伸头伸出来的瞬间,有人终于忍不住腿上一软,嗵一声跪在了地上哀求饶命。

  “没用的东西!”那老五气极,几乎与其它三人同时拔出了随身的手枪来,举枪向黑鹰射去,可他的枪刚举起,黑鹰手里已经多出了两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每手两个点射,一切都在四声嘭然倒地中停止。只有黑鹰冷笑的声音响起:“找死!还有人想背叛会首的规矩吗?”

  “老大,不敢了,我们不敢了!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