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大未死

扁奇立刻走上前,道:“那个刚出生的婴儿……”白良道:“命大未死!”

扁奇又问:“囚在何处?”

白良道:“此地是什么地方?”

扁奇道:“丰都城。”

白良嘿然又道:“外地人称丰都城为阴司鬼域,既是阴司鬼城,附近就有天堂地狱,丘兰儿母子会在什么地方?”

扁奇惊讶的道:“白门主,老朽仍然不懂!”

白良道:“在山之巅,在水中央。沙成山想找到丘兰儿母子,就任他去闯吧,哈……”扁奇立刻明白,白良不会轻易对人说出丘兰儿母子二人的被囚地方,他能提示两句,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再问下去,白良一定起疑心。看来也只有找到沙成山以后再做计较了!

为了不被白良起疑心,扁奇不再提丘兰儿母子的事,吃过几杯酒之后,便起身告辞!

不料白良并不挽留,哈哈一笑的把扁奇送出大门外!

扁奇又跨上毛驴走了!

白良却站在台阶上面嘿嘿耸肩狂笑起来……一边闪出十几个大汉,其中一人走近白良,道:“门主,怎么把这老家伙放走?”

白良直视着转过街角的扁奇背影,又是一声冷笑,道:“这老家伙也太目中无人,他以为对老夫直言,就能令老夫相信他的话了?嘿……”另一大汉又问:“门主,何不把这老东西也囚起来?”

白良道:“狄护法!”

狄震天立刻走近白良,道:“门主吩咐!”

白良重重的道:“船家齐小七能及时把消息送到,该有赏赐!”

狄护法道:“禀门主,已在功劳簿上记下了!”

白良点点头,道:“立刻通知七位舵主,加强戒备,准备撒网捉活的!”

狄震天道:“属下已依计行事了!”

白良道:“马上派个腿快的人盯下去,扁老头与沙成山的行踪,随时向我报告!”

扁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尚未到龙爪门,行踪已被白良知道!

此刻,他匆匆的出了丰都城门,他的毛驴未在城外那家小饭铺前停下来,只是在饭铺外面,一阵干咳,旋即猛拍驴背疾往前奔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