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得毛盾赶紧施展铁板桥落摔地面



  “管你什么高手!”花弄情听及“被揍着玩”已是满腔怒火:“我撕了你——”

  狂吼中,双掌齐扬,万钧劲道汹涌而来,迫得毛盾东躲西藏,却又在斗小秘室中避之不及,他只好强逼掌劲挡了回去,手掌有些生疼,显然花弄情己完全康复。

  花弄情一招打得毛盾狼狈躲闪,似乎发泄不少怒气,已谑笑不已:“不错,我是找了高手,专为治你而来,今天你是来得去不得。”

  话声方落,那老道士已推门而闪出。除了佛坐,他已改头换面,让人瞧不出是何方神圣,他瞧及毛盾,目光为之收缩,冷笑不已,声如尖鼠:“小贼妖,让你多活一年多,实在便宜了你,你是要束手就缚呢?还是要贫道先折断你双手双腿再审判你。”

  毛盾一时觉得眼熟,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冷讪一笑:“老兄你是何门何派?竟然躲在女人裤底下当道士,未免太让人失望了吧?”

  老道士闻言脸色大变,厉斥道:“少逞口舌之利,血债血还,你害人无数,贫道就等着收拾你。”

  “凭你?”毛盾讪声不已:“到上面帮蚂蚁抬蚱蜢还差不多。

  老道士怒不可遏,手中桃木剑抖出五朵剑花,急速刺来,毛盾但见那剑势平凡无奇,却隐含暴发真力,本身剑势走强,还带出三寸罡气随剑逼来,自是不能轻敌,他猛然将长鞭抖甩出去,一鞭抽向剑身却打之不偏,眼看剑尖已不及三尺,想再用鞭已是不及,赶忙倒掠而退,剑锋划刺过来,割破毛盾胸襟,吓得毛盾赶紧施展铁板桥落摔地面。

  七剑又自切来,毛盾连滚而逃,长鞭想抽挡却因过长而慢了半拍,左肩又被划出一道血痕。他气坏了。登将长鞭震断,化成鞭节暴打出去,鞭节四射撞墙又反弹,直如千万支冲天咆咻来飞去,炸得老道士和花弄情由于未见过此怪招而纷纷走避最里头的墙角。毛盾得以脱去纠缠,爬弹起来。

  他还是冷言讽语:“怕什么,只不过放点烟火而已。”

  伸手一吸,千万道银光全回手中,银光闪失,只不过是断鞭节。

  老道士虽忌于此鞭变化多端,却更恃自己功夫了得,胸脯一挺又自踏出一步。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