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设法冲淡富歇计划中排斥英国加入共同体的色彩

这只是第一个富歇计划的改稿,基

本精神不变。有些地方甚至还不如原来的草案,因为法国想用欧洲政治联盟

来削弱北约组织和现有共同体机构的意图变得更加明显。第二个富歇计划遭

到五国的一致反对。富歇委员会的谈判工作陷入死胡同。

为扭转这种僵持局面,1962 年2 月15 日阿登纳和戴高乐在巴登一巴登

会晤。戴高乐同意要维护共同体本身的存在和作用。阿登纳也同意了戴高乐

认为法德两国应该协调一致的要求。这样由于法德率先协调立场,六国之间

频繁的会晤和磋商又开始了。

新的问题是英国是否应加入共同体。荷兰、比利时等国提出这个要求时

本身也是矛盾的:它们要求欧洲是“超国家”的,因而反对戴高乐,而在此

时,它们却希望把抵制“超国家”原则的英国拉进来以对抗法德联合。从根

本上来说,荷兰、比利时担心的是法德联合将会支配未来的欧洲政治联盟。

强调超国家性和拉英国成了荷比反对“戴高乐欧洲”的手段。戴高乐的确设

想法德共同支配的欧洲,而荷比正是担心这种局面,他们想要以英国加入来

平衡法德可能产生的霸权。戴高乐反对英国加入共同体。阿登纳的表态是既

要支持法国,又要设法冲淡富歇计划中排斥英国加入共同体的色彩,因为法

英两国对联邦德国来说都很重要,联邦德国只能在法国、美英和共同体其他

成员之间协调立场。因此,当后来荷比等国把英国加入共同市场问题作为继

续进行谈判和准备放弃欧洲政治联盟超国家成份的先决条件时,各方矛盾尖

锐爆发,直至不可调和的地步。1962 年4 月17 日,六国外长谈判失败,各

自回家,欧洲政治共同体成了共同的失望。戴高乐与阿登纳建立欧洲政治联

盟的尝试也终于告吹。

欧洲政治联盟尝试的失败反而成为法德两国关系进一步密切的契机。为

了挽回这种失败的不利影响,阿登纳与戴高乐开始了频繁的互访和双方会

谈,1962 年7 月2 日至8 日,阿登纳到法国进行了正式国事访问。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