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从气势上

邵真和明毓秀在客栈里分别洗了个舒适的热水澡,并还刻意的梳理整扮了一番;另外还备了一份厚重的礼物一整匹绸缎,以及一对价值极昂的七彩玉石。

嗯,那自然是“晋见”禹子明的见面礼了。

两人上了马,便朝着禹子明的住宅奔去……由于今晚是入冬以来,难得的雪和风都停了,所以居民们都携家带小的出来逛街、溜达;是以邵真和明毓秀并不敢贸然的放尽骑势,以兔惊世骇俗。

所以,费了盏茶时分,才到了禹子明住宅门前。

老远的,邵真和明毓秀便见一座高耸云层、庞然巨大的楼阁。

单从气势上,它就高人一等,有如鹤立鸡群般的,高高在上!

漆金的屋宇上,挂着一对灯火辉煌的大灯笼,灯笼上各用正楷字书写着一个斗大的“禹”字。

那两盏灯笼照亮了约莫一二十来级的阶梯。

这宽大概有一尺,而横度少说也有两丈多的阶梯,显然是以极为名贵的花雕大理碎石所砌成的,它看来是那般的洁净,一尘不染,连些微的雪片也看不见。

阶梯的下端——

也就是现在邵真和明毓秀两人所立足的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姿势踞蹲着,但张牙舞爪、气势凶猛而磅礴的纯铜铸打的老虎。

另一边,也就是右边,却是一头狮子;也是纯铜铸打的。

它的姿势是趴伏着,虽不舞爪飞牙,但那对栩栩如生,仿佛透着眼神的眼睛,使得在意态上看来,是这般的猛沉,而且威武!

在马上驻足观看了一会,明毓秀和邵真双双下马来。

邵真在坐骑后面的一个小箱子里取出丝光闪闪,和闪漾着七彩霞光的玉石,用玉盘摆盛着,然后将那小木箱子一脚踢到路边,回头说道:“一头狮、一头虎,禹子明这上财主,也并不上埃”“很难说呢。”一边从怀里掏出两张名画,放在邵真捧着的玉盘上,明毓秀一边张口道:“人家通常门口摆着的是石狮子,而禹老头却标新立异,来个铜狮铜虎,这分明在示威他有钱嘛!”

“人家本来就是有钱,洛阳周围百里,大大小小那个不知道禹子明家财万贯,他所有的钱财足可买下一块天来,不是嘛?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