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柜台抛出一张钞票

那女人立刻慌张起来,“这位先生,你千万不要卖给别人!那人给你三千,我也给你三千。不!我再加五百!你看怎么样?”

萧重磨蹭了一会儿,才说:“好吧!这个数不多。你只要肯请我吃顿饭,让我高兴高兴,我就答应。”他顿了顿,继续说:“我在长兴街咖啡屋等你二十分钟,我穿一件蓝色面包服。拜拜!”

“喂!先生!等等!你怎么称呼?”那女人焦急地问。但萧重却把电话挂了。

→第十节 – 整治骄女(一)←

萧重坐在咖啡店里,面向玻璃窗,背朝大门等着李东珠。过了二十几分钟,他看到李东珠急急忙忙经过玻璃窗走进门来。

从宏源山庄飙车到这里,二十几分钟可够快的。看来她很着急。

萧重安闲地品着咖啡,没有回头,从脑后探出软晶观察着她。

这李东珠一身短打扮,齐耳短发,上着短摆貂皮大衣,脖子和后脑包在衣领的长绒毛里,下着亮亮的紧身黑色短皮裤,脚下是一双暗红色的长筒靴,这打扮显得潇洒而野性。

李东珠来到他身后,停了一下,在打量屋里还有谁穿蓝羽绒衣。

萧重看到旁边男人惊艳的眼神,知道她的魅力确实不小。但这李东珠对那些男人热辣辣的注视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李东珠确定了,才对萧重说:“这位先生,我是李东珠。约我的是你吗?”

萧重转过头,看着她,忽然睁大眼睛现出吃惊的神色,说:“是你?前几天我向你问路,你竟然叫我滚开。你这恶女人!”说着,站起来,就要走开。

萧重说话的声音很大,屋里的人都听到了,男男女女齐向李东珠看来,李东珠的笑脸立刻挂了。她拦住萧重说:“先生,你说得我不记得。请原谅。我们先谈谈约定的事吧!”

萧重装作生气的样子,拨开她说:“我没约你什么,对不起!”甩开她,到柜台抛出一张钞票,走出咖啡店。

李东珠跟在萧重身后出了咖啡店,看到萧重头也不回一直向前走,犹豫了一下,紧赶几步追上去拦住他说:“先生!先生!等等!”

萧重板着脸问:“你想起来了?”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