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都惯了随性而为

张东见状,说道:“莹莹小姐,请你不要管这事儿,这奴才刚才冒犯了我,应受些惩罚。”位待谢莹莹答话,他已极快来到谢莹莹身前,强自抓住谢莹莹的手,将她拉扯到了一旁。

谢莹莹双手用力挣扎,却哪能挣脱的掉,眼泪顿时落了下来,大声道:“放开我……放开我……”那种无助的神情,直教台下众人看了心中恻隐不已。

就在张东要对刘武下手之际,王全斌突闻身旁张俊“嘿”的一笑,转头看时,张俊已经跃上了台上,喝道:“住手!”王全斌看见自己的腰间佩剑竟被张俊拿在了手里,暗叫糟糕:“不是吧,英雄救美也要看对象罢!”

其实张俊何曾不知,他这样一跳上台,不啻于惹祸上身,但是他从小就是个爱惹事的人,凡事都惯了随性而为,这时看到张东赢便赢了,却还要做出挖人双目的惨事,再加上谢莹莹是他故交,心里也顾不得这许多,立即毅然挺身而出。

张东听见张俊的喝声,大出意外道:“嘿,竟然有人出头充英雄。”

台下众人见有人挺身而出,不知为何竟觉心头一松,心中窃喜之余又暗暗为这人担心,只怕他会遭到与刘武一般的下场。当然,其中也有些无德无良之徒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思。

谢莹莹正悲愤莫名、彷徨无助之际,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喝止这场惨剧,眼前顿时一亮,有若看到了一道曙光,透过泪花朝那人瞧去,只见一名男子挺立台上,这相貌白皙的昂扬少年正是自己的旧相识张俊。

正文 第三卷 混迹官场 第二十一章 晋王

张东铁青着脸,对张俊道:“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是谁?竟敢管我的闲事。”他瞥了一眼张俊身上的官服,眼中惊异之色一显而逝,说道:“哦,原来你是朝廷中人?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张俊笑道:“你当然见过我,咱俩都是进士出身,殿试时的情形难道你忘了?”

张东嘻嘻一笑,说道:“噢,我记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大胆向皇上提出御边之策的人。”

张俊见他还记得不由的大喜,道:“张公子,既然我们相识一场,不如你就给在下一个面子,放了刘武如何?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