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地看着冷树从地上爬起来

接着,他在击退敌人的同时,四处纵火,顿时整间将军府被熊熊大火所包围。

“快,快救火啊!”这个家可不是雷修做主,要不是雷霆出去平乱了,雷修还真不敢做出这种事来。雷修见自己家着了火,当下也不再围杀冷树了,他拼命地吼着,指挥士兵打水救火。

冷树知道什么叫适而可止,如烟只不过是受到了一点惊吓而已,而且怎么说雷修也是雷霆的儿子,冷树不能做得太过分,烧他的家就足够了。“咱们走吧,这地方比狗窝还臭。”

“站住。”刀疤横刀挡住了冷树的去路,“要走可以,把命留下来。”

“哼。”冷树揉了揉太阳穴,“你真是……”冷树话还没说完,已经出手了,这一次他的速度可比上次更快了,刀疤根本就看不清冷树是怎么出招的,当他看清冷树的招式时,他的下体传来一阵剧烈地疼痛,一股鲜红的液体从他的身体里顺着银白色的忍者刀慢慢流出,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你……你敢杀我……你……会……后悔……”

“靠!”冷树又是一脚凌空抽射,把刀疤踢入火海中,他对刀疤竖起了中指,道,“这招叫毁尸灭迹。你小子下辈子再好好学吧,蠢蛋!”

冷树抱着如烟刚走到大门口,雷暴带着一干人马正好赶至。冷树见到雷暴面容严肃无比,知道这下闯祸了,他放下如烟,道:“看来,咱们得分开一段时日了。”

“相公,啊——”

第十二章阴谋始终

在如烟的惊叫声中,冷树的身体突然向后飞了出去,接着重重摔在地上。这时雷暴已然站在冷树刚才的位置上,雷暴的神色异样沉静,冷冷地看着冷树从地上爬起来。

“你还有什么话说?”

冷树耸耸肩,笑道:“本来还有很多话的,不过我想这些话还是留着洞房的时候再说吧。”

“还记得帝国军法吗?”冷树的脸就像霜冻过一样,给人感觉除了冰冷之外,还有莫明的残酷之意。

“早忘光了,那东西记下来也没用,反正我横竖都不是正人君子,没必要守那些狗屁律法。”冷树却依然悠哉的样子,好像不把天下所有的难事放在眼里。这可不像他平时的作风,要在平时,看到满脸怒容的雷暴,他哪敢吱声啊。

“将军,求你放过他吧,他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要抓,您就抓我吧!”如烟跪在雷暴脚下,她正要给雷暴磕头,身体却被一人抱了起来。如烟惊愕之下,发现抱住自己的是一个貌美如花,娉婷嫣然的美丽女子,心下倒是松了一口气。

“好妹子,你不必为他求情,这件事就让将军大人做主吧。”

“可是……”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