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便是多余了



淡淡的,沙成山道:“大师所何指?”

智上大师道:“我们不难为沙施主,但却要秦姑娘留下来!”

沙成山摇摇头,道:“立身江湖,信誉第一,秦姑娘是一定要送回狮头山的!”

他一顿,又道:“如果各位谅解,我可以放弃一万两银子,换取秦百年的解药送上!”

沙成山的话甫落,熊霸天已吼声骂道:“娘的,休得故示大方,老子们不承你的情!”

左长庚也重重的道:“留下秦红,放你走人!”

沙成山冷冷的一晒,道:“我是仁至义尽,你们成心要杀,再说便是多余了!”

空气中隐隐然有血光浮动,迷蒙里好像有鬼魅闪现!

这是扣人心弦的一刻,令人窒息,也是干涩与死寂的无奈时候,连呼吸也浓浊起来!

这大概就是“山雨欲来”前的宁寂吧!

沙成山把身子刚刚移向五丈外的一片草地上!

左长庚的动作真快,鬼影子似的已到了敌人的头顶,长把双刃大刀已打着劲旋旋上了敌人的头顶!

沙成山立刻双肩闪晃,他右腕猝翻,一篷晶莹如冰的冰芒便闪击上去!

仿佛冰球之炸裂,带着参差的光焰流溅迸射,一刹之间,便又复归幻灭!

左长庚的身子侧翻三个空心筋斗,呼的掠过那片极光而往地上落去!

左长庚的身子刚落下来,熊霸天已铁塔也似的左手勾着牛皮盾右手的双刃斧暴砍上去!

连沙成山也相当惊讶,因为熊霸天的左手已折,如今套着钢钩,怎还会勾着那个牛皮盾?

想归想,沙成山的身法却快得出奇,他右足上扬,原地一个空心筋斗,巧妙的闪过熊霸天的一斧,人已到了敌人的身后!

于是,牛皮盾暴旋回砸,呼轰着回罩敌人。就在此时,熊霸天已以两件兵器——双刃斧与钢钩疾往敌人杀去!

另一面,左长庚双手端刀,暴喝如雷的一记平杀,生生堵住沙成山的退路!

智上大师看得真切,精钢禅杖已盘打在沙成山的头上三尺之地!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