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以本堂实力

  武向天摇头:“我从来不管此事,要管也没得管,其实以本堂实力,何需强占茅山地盘,就不知我爹怎么想,我想一个理由,那即是:我们不占,别人照样会占,那里又正好是紫金山分舵的位置,如此顺理成章的就被本派接收了。”

  “好一个顾理成章。”毛盾暗暗斥骂,若非来硬的,茅山派不会遭此浩劫。他勉强忍住那口怨气,不露痕迹地问道:“若有一天茅山派向你们报仇,你们如何应会?”

  “若是我当家,哪用得报仇?茅山派要回地盘,天经地义,我们犯不着做那不光彩的事。”武向天道:“不过若茅山派向本堂动粗,那他就不太高明了,金武堂能领袖武林,并非浪得虚名,他们很可能吃力不讨好。”

  “咱们走着瞧。”毛盾亦是暗中说话,准备一别苗头。

  武向天注意他手中的阴阳镜,说道:“如果这是茅山派之物,那倒是有点邪门,你要拿它来照妖怪?”

  毛盾道:“试试看,反正被雪狐耍着玩,心情也不好受。”

  不等武向天回答,他已耍着阴阳镜喝喝四处乱照,可惜一点效果也没有,倒把武向天给逗笑了。

  “看来这镜子也不管用,咱们还是认真找寻吧。”

  “死老道,骗了我。”

  毛盾故意骂了几句,大约是说那卖他镜子的老道撤了谎,害他当场出糗。其实他如此耍,乃是决定不在武向天面前摆出看家本领,免得让他起了疑心。

  武向天果然相信那阴阳镜起不了效用,他只好再次动身搜往他处。

  毛盾则跟在后头,有意无意照着阴阳镜瞧,手指在上头划个不停,其实他是在念咒语,并划着雪狐生辰日期。

  他当然不知雪狐真正生辰,只好用最笨方法,从十年前开始计算,每月每日每时辰给划在阴阳镜上,这虽然费工夫,但毛盾相信雪狐绝对不只一只,只要一只合对了,自然有办法收拾他们。

  果然,在划过九年前七月十五日子时,阴阳镜已现出雪狐的幻影。

  毛盾把它当成是那只攻击自己的恶狐——反正都长得一样,那雪狐正灵巧地躲在某洞穴中,贼眼猎着某人——大概即是武向天和自己了。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