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在拨动一件废旧的玩具

“徒孙,瞎跺啥!还让师祖老奶奶吃饭不?”

龙楚峻“哈哈“笑的眼泪都出来,拥抱了木医子一下,然后一溜烟,奔下楼,朝正在吃饭的三人大喊着,“香香怀了我的孩子哦!”

然后又冲出阁楼,见到奴仆,就大喊这句“香香怀了我的孩子哦!”

龙滨脸色失望之极,俯身低头,像是在拨动一件废旧的玩具,双手拉着木医子胳膊猛甩,气说:“不可能!你骗人!”

木医子被他弄的头直晕,不知是忽悠他,还是说的实括,低声说:“你就准备明年四月底,五月初当爹爹吧!”

他如此直白,龙滨反而愣住,不敢相信,失声说:“她怀的是我的孩子?”

晕,以为他们四个只是疯子,想不到这两个少年还要疯些!

木医子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信不信有你!”

萧主子真命苦,爱上她的两个男人都是疯的!

木医子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信不信由你!

模棱两可的话,令龙滨的心忽上忽下,凤眸圆睁,停下摇晃他,快要急的哭出声来,哽咽问:“到底是我的孩子吗?我真的很想有一个她和我的孩子。“

木医子用了同样的表情,眨眨眼点点头。

龙滨再一次问,“你确定?”

木医子快要被他折磨疯了,从他腋下钻出,边一拐一拐跑下楼,边说:“难怪萧主子不喜欢你。都快要当爹爹了,还这么神经多心!”

龙滨仍是不死心,跑到楼下,拽住他胳膊,一口气说完,“只有一个孩子,你刚先说是龙楚峻的,刚才又说是我的,到底是谁的?”

木医子极不耐烦的说:“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孩子是他的?我警告你,女人怀孕期间,心情会很重要,你要是这样烦萧圭子,到时她生下的孩子,就不好看。”

“哈哈!”龙滨完全放下心来,仰天大笑,“美人怀了我的孩子!哈哈!龙楚峻,你被骗了!美人怀的是我的孩子!”

他大步流星走了出去,见到路过无名的萧山,扬头喜笑说:“萧山,你马上就要当舅舅了!美人怀了孤的孩子!哈哈!孤真有能耐,李珏霖和龙楚峻都不如孤厉害!哈哈!”

这话刚才龙楚峻已径说过一遍,无名再次听到,忍不住弯腰笑的肚子疼。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