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有夜枭叫嚷两声

身后的山林中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怪响,像是有人在哭,又像夜枭在啼鸣。

各自想着心事的两人都是一惊,急忙回头,林中黑鸦鸦地,什么也没有。

“刚才是什么声音?”璇玑疑惑地问着。

禹司凤摇了摇头,从袖中取出短剑,握在手心,朗声道:“什么人?出来!”

璇玑知道他中了残阳掌,其实没有半点功力,立时也跟着站起来,挡在他面前,一把抽出禹司凤给她的剑。

等了半晌,里面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偶尔有夜枭叫嚷两声,声音也犹如呜咽。禹司凤松了一口气,将短剑塞回去,笑道:“我们都太紧张了,想必只是夜枭。”

璇玑正要点头,忽见对面地山坡上青光大盛,好像一瞬间被铺上一层厚厚的青纱,她茫然地伸手,喃喃道:“你看……那是什么?”

禹司凤急忙回头,却见那青纱一般的光芒翻腾着,仿佛下面藏着什么不得了地大怪兽,逐渐包裹了半边山坡,荧荧闪闪,既美丽,又诡异。

“像不像火?”璇玑问,那种不规则的律动,跳跃地欢腾,很像火光,可是火哪里有青色地呢?

禹司凤惊道:“我好像见过这种火!师父曾经说过,那是一种叫……”

“叫毕方的妖魔,会喷怪火。小哥还挺广闻博见地呢!”

林中传出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两人悚然回身,却见林中缓缓走出五六个人,都穿着黑衣,腰上挂着一串白铁环,每人都用黑布蒙面,只露出一双或惨绿或森蓝的眼睛。

璇玑捂住鼻子,低声道:“是妖气……他们是妖。”

禹司凤捏紧了短剑,手心全是汗。他现在毫无功力可言,璇玑一个人也绝对对付不了这么多妖,看他们的步伐轻灵,就知道必然是得道的老妖,先前单一只紫狐就让他们几个狼狈不堪了,如今围上来五六个,简直是死路一条。

他心中无数个念头飞快转过,最后一咬牙,收了短剑,拱手道:“容我失礼,诸位是来破坏那八方铁索的吧?铁索在山顶天极阁,不在山下。”

众妖都呵呵笑了起来,为首的那妖手里抓着一只怪鸟,形如仙鹤,却满身青羽,身下只有一只脚,它就用那单独的一只脚站着,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二人,看得人毛骨悚然。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