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妈的昏了头

思想飞扬时,路途与时间,都会在意想中缩短,不知不觉中,翁桐业已驰至地道口附近五里左右,隐隐传来嘈杂声!

“谁?停步!”

一声粗嚎低沉的喊止,出自右方不远的荆棘丛后,巧得很,会是翁桐的老搭档三眼雕杨鸿。

滚地萌芦翁桐,身形不停,直扑荆棘丛后,口中道:“主上呢,大个子?”

荆棘后,猛然长出了半截塔似的杨鸿,诡声道:“是你?矮子!”

没好气的,翁桐道:“不是我,是谁?”

杨鸿道:“我还以为是战飞羽那小子!”

翁桐叱道:“你他妈的昏了头,战飞羽有我这么矮!”

杨鸿道:“百灵仙子说和你差不多吧!”

翁桐大怒,吼道:“屎壳螂子搬家——滚你的臭蛋——你他奶奶的公母不分,难道连胖瘦也搞不清楚,百灵仙子若和我这身排骨差不多,他还叫什么仙子,那他妈的该叫夜叉,母猪!”

杨鸿突然似开了窍般地道:“既然不是母猪,来个公猪也一样加菜!”

翁桐叱道:“大个子,别穷磨菇,主上在哪里?”

杨鸿倏然颓丧的道:“他奶奶的,自从那臭娘们来后,我们就没交过好运,好啦,看吧,主上我看都要死在他怀里了!”

翁桐急道:“那你还啰嗦什么?主上在哪里?”

杨鸿诧异的道:“在哪里不在哪里,你急个什么劲?你还能治伤不成?见鬼!”

翁桐怒吼:“我要不能治伤,我问你干什么?”

杨鸿蓦地大惊,道:“真的,你能治伤?”

翁桐勃然大怒:

“你他娘的是怎么啦,这是闹着玩的吗?”

一把拖起翁桐,迈开大步就走,边走边道:“你矮子,何不早说!”

杨鸿那股急劲儿,真与大旱之逢甘霖,孩儿见到了奶妈,猴急得较翁桐更甚。

蓦地——

“轰隆!轰隆!”

一连串的暴震!

一股股的浓烟!

紧随着一簇簇的火光,照射得夜暗,倏然大放光明。

驰名的武林地牢,那段周围十余里的隆起冈阜,整个的掀了起来!

翁桐边走,边自语道:“晚了,没有用了!”

杨鸿道:“什么晚了,没有用了?矮子?”

翁桐不答所问道:“没什么,快走!”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