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涛跟茶楼的小姐要了壶好茶

说这小子他妈的还是人吗?这种事儿他也干得出来。”

谢森面色铁青的看完后,伸手抓过桌上的酒瓶,就猛灌几口,恶狠狠地问:

“他现在在哪?”

何涛说:“现在还没有查到,不过,我刚才跟道上的朋友说了,他们说一找到

这小子,就打电话通知我。”

谢森冷冷地看着复印件,阴森地笑道:“哈哈,你现在开始祈祷吧,不要让我

知道你在那,要是让我知道你在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发誓!”

“谢森,何涛,你们在说什么?”

听了这个声音,谢森和何涛就想跳起来骂人,可是一跳起来,就看见李芸站在

自己的面前,阴沉沉的。

把嘴捂着,猛地摇头,谁也不说话,李芸坐在何涛的旁边,说:“你们坐吧。”

伸手拿过谢森丢在桌子上的复印件,刚看了几行,就问:“何涛,是你在查我?”

眼睛盯着不安的何涛,何涛咽着唾液,看着谢森,说:“李姐,我……我们,

唉,实话跟您说吧,我是在查您,不过,我们是想知道是那个王八蛋伤害了您。”

李芸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们这又是何苦呢?事情都过去了,连我自己都快

要忘记了,你们还计较什么?算了吧,不要在查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今天都告

诉你们。”

谢森倒了杯酒,说:“李姐,那您说吧,我们听您的。”

何涛跟茶楼的小姐要了壶好茶,并给李芸倒了一杯,自己还是喝酒。

李芸慢慢的把自己不愿记起的往事,跟谢森和何涛说了一遍,说完后,李芸

说:“你们看,我有一点难过吗?没有,既然我都不计较了,你们也就算了吧。你

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知道何涛你在广州有一定的势力,但芸姐希望你们不

要冲动,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在想了,好吗?”

何涛喝着酒,什么话也不说,而谢森呢?笑了笑,说:“芸姐,我们什么事儿

都可以听您的,唯独这事儿,嘿嘿,不行,您要骂我们,我们听着,不过,您也应

该知道,我谢森想做的事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阻拦得住,所以,芸姐您就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