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硬要跟我作对呢

何必硬要跟我作对呢。忘记那女人吧,她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她就是我灵魂的一部分,我跟她就是一体的,哪有自己会对不利的。”说这话时,易灵在心中默念:“再靠近点,再靠近点。”

“你不明白,她只要存在,就是对你的不利。她是在分享你的生命,有她在,你至少要折寿一半。”提到易雪,现在的瑞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厌烦,同时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易灵。

“你胡说什么!我喜欢她,她是最重要的存在,不用说是分享生命,即便是把我的命全部给她。我都乐意!”易灵正色道。

“你……”瑞走近一步,似乎还想说什么。

易灵暴起,身上所有的茎蔓被切断,一道寒光向瑞切去。瑞还没有来得急反应,就被那把能切断一切的小刀割下脑袋。

头落下,身体依旧站着。

易灵早就知道自己总会有力尽的一刻,早就把刀握在手里,趁瑞不防时将其一刀杀死。

易灵站起身,抖落身上的藤蔓,也就十几秒钟的工夫。做完这些后,他一抬头,不禁一愣。地上还残留着血迹,喷出的血肆意张扬,空气中不明缘由地充满了一股浓郁的香味。这一切都说明自己刚刚确实杀了瑞,杀人不见血的刀还握在手上,但是瑞的头和身体却都不见了。

“真的很痛呐。”瑞的声音从庭院外传来,就好像在撒娇一般。“刚刚我还在奇怪‘来自地狱’到哪里去了,原来被你捡到了呀。”

易灵猛然转身,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那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瑞正微笑着看着易灵,更确切地来说,应该是瑞的头正微笑着看着易灵。瑞那无头的身体站在庭院外,手里捧着他自己的头。脖子的断处长出无数条绿色的或粗或细的藤蔓,就像是神经一样连结着头和身体。瑞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捧起头,然后将头装在脖子上。

过了一会儿,瑞的头就和身体拼接起来。在夜色中,瑞依旧是那个超凡美丽的男人,丝毫看不出脖子有任何破绽。这种程度的复原力,几乎跟易雪不相上下。体内所寄宿的不明植物,替代了骨骼、神经、肌肉、血管,执行它们的任务。可以说,瑞已经被掏空,填充进了这种植物,跟某种被称为冬虫夏草的菌类十分相似。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