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言语依然实在无虚

  “宇哥,回过头去好不好,我要穿上衣服……”

  那语气,怎麽也听不出来她是站在那真理的一方,怎麽听怎麽象我的回头是给她天大的恩赐一般,估计没有男人能抵过这种美人如此低姿态的请求,我也不例外,虽然想毙了她两次都是惊鸿一瞥的美丽胴体,但是,大男子主义做祟,硬逼得我做了一回当代柳下惠,乖乖地回头当君子。

  穿上一套素雅的连衣裙的祝纤纤美丽得不可方物,气质,身段均是上佳之选,看得我的眼睛眨都不愿眨一下。小姑娘被我看得又是红云上颊,羞涩万分。我在心中吹口哨,但是终究还没有忘记我对她曾经所犯下的“罪行”,所以趁此时机,赶紧道歉,看她的态度,不象是会同我计较的样子啊。果然……

  “不,不用道歉,我没有怪你的,也是我自己不小心!”

  小姑娘真是太善良了,我刚刚才提了个头,她便一脸急切状地阻止我再说下去,话语中羞意和善良之情溢於言表,令我准备的那种忏悔的表情语言当即堵在了喉咙里,塞得我的心中满不好意思一大把的。惭愧中,便自觉地转移话题,不想再在这个尴尬的问题上转悠。

  祝纤纤明显地不怎麽会讲话,往往是我这个提起人讲到口干舌燥,她才那麽轻声细语地嗯一声,令我充满了挫败感,然而,有一种情况却是例外,那就是在我讲到与江雅兰有关的放题之时,她的话就相对地多起来,虽然仍只是那麽三言两语,但却比其它的时候灵动不知多少倍,而且,很明显的,她潜意识中渴望这些话题。所以,我也就从善如流,尽量地把话题往江雅兰身上靠,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两个小时,我正谈到江雅兰的桀骜不逊,祝纤纤忽地冒出了一句:

  “可是雅兰姐很崇拜你啊。”

  我差点没让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一时间只懂得对著这言不出则已,一出则语不惊人誓不休的祝纤纤猛瞧,看她是不是在有意的拍我马屁。祝纤纤被我看得几乎要缩到床底下去,但是那言语依然实在无虚:

  “真的,雅兰姐不止一次地对我讲你的功夫如何如何好,你的性格怎麽怎麽酷,还有,她佩服死了你吹笛子的功夫,说你比那些所谓的大师要厉害得多呢!”

  看著祝纤纤不可能做伪的脸,我张了张口,干笑了两声,心中蓦地升起一种很奇特的滋味,应该是羞愧吧,我记得在刚才,我好像说了江雅兰不少的坏话啊……可我永远也想象不到,江雅兰这个天生做对的冤家对头,在背後,对我的评价竟是这麽的高,我实在是想象不到……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