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什么也没有

但我猛的想到,纪颜去杭州就有危险了。 ≡血域葬魂≡;d6k d4n7U#k9I;l

我把钟放下来,赶快打电话给纪颜,但电话接不通。如果我的推测正确,纪颜去杭州找王斐问老屋的事无疑是自拖罗网。他或许擅长处理灵异事件,但这次他面对的可是活生生的人。 !w/W x0b0O5`4Q

我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电话已经联系不上了。我必须尽快也赶去杭州。一来去找哪个幻象中出现穿着制服的人,二来看来还来的及通知纪颜么

门已经锁死了,我可不会纪颜那一套。我得自己想把办法出去。 0x.u:q8K;Q n1v+N

屋子的后面是密封的,别说门,连天窗都没有。我心想,或许二楼的隔层或许可以找到出口。但找不到梯子我是上不去的。 .u `&m%i6h-n

折腾这么久我感觉有些困了,我回到了二楼的房间。这里只有唯一的一张床,我也只好将就的睡觉了。纪颜最少也要到第二天下午才能到杭州,只要我在天亮前出去还是来的及通知他的。床谈不上干净,但还是可以睡人。我仰卧在床上。虽然很困,但却总也睡不着。 4H1})S:l"q;B*`

我的上方就是那个破洞,到底里面有什么。日记里说那少年的母亲买了副跳棋。难道放上面去了?

想着想着似乎进入了很迷离的状态。额头上忽然感觉被上面的什么东西砸到了,很疼,但没看清是什么。我望向破洞,黑呼呼的。我几乎感觉里面要有什么东西伸出来一样。但什么也没有。 ≡血域葬魂≡"X3n+[,v Z

“啪”又掉下来了。这次我躲开了。掉下的东西似乎不是弹珠,比弹珠小,而且掉在地上的声音也不一样,闷闷的。

第三次掉下来的时候我用手抓住了。很硬,但看不清楚是什么。不到万不得以我不想在用手机灯了。正巧还能看的见一点月光。我把手里的东西摊开凑过去看。

白色的,或者说是灰白色的。不规则的形状。不过我还是看出来了。

是牙齿,人的牙齿,准确的说是是一颗磨牙,上面甚至还能看见一些血迹。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