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一疼

烈螯看到一道红色的物体朝自己飞来,想也没多想就把狼牙棒横在了身体周围,炎耀在烈螯的身上发出一阵砰砰砰的声响,这么大的力量也让烈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身前的炎神已经不见了。

烈螯顿时头上冷汗冒出,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山下的那些人可以比的,这个人不论从速度,力量甚至是耐力上都比自己要好出很多。

就在炎神消失的那一刹那,烈螯感觉到了不对,可是已经晚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一疼,紧接着自己胸前的那个项链就被人给拽去了。

可怜他眼睁睁的看着项链被人夺去而毫无办法。

炎神把项链拿在手里,剥下镶嵌在项链上的滞灵石,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同时,缓缓抬头,面无表情的看向了不远处的轩辕!

烈螯的项链被抢,气的他双眼直喷火,两只眼睛里已经布满血丝,鼻子里发出低沉的闷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炎神看。

炎神一惊,暗叫不好,这个烈螯形同野兽,不激怒他或许还能胜过他,可是如果激怒了他,那他就会和刚才判若两人,这下胜败可就难料了。

炎神在刚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烈螯非同小可,感觉到他的实力最少能和自己平起平坐。要在短时间里杀掉他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说要把轩辕和滞灵石抢过来也只能用计。当炎神用计把滞灵石抢过来看到烈螯发疯后,他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不妙:这下轩辕可能难拿到手了。

果然就如炎神所料,烈螯像发了疯一样扑向炎神,而且招招是杀手,招招不留余地。在这样的局势下,炎神竟然被逼得离轩辕越来越远。

双方也不知道拆了多少招,总之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可是两人却并没有一个人露出疲态。

战斗在激烈的进行着,烈螯对炎神无可奈何,炎神也对烈螯无计可施,双方就这么坚持了下去。

森林里的太阳落下再升起再落下,再升起!双方在一起缠斗足足有两天之久,可是仍然未分胜负。

本来平整的山顶已经被炎神和烈螯给打得四处坑坑洼洼,甚至就连山下很远处的树木都被波及到。总之一句话,以大可山为中心,方圆千米以内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

炎神此时的力气已经用下去了一大半,他知道此时如果不走的话,那自己的下场肯定会死,虽然烈螯也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可是炎神知道烈螯的身后还有一大群的野兽呢。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烈螯的野兽部队可能已经巡视过森林了,正在往回赶。在大可山上真真切切的可以听的到,那些野兽所发出的吼叫和跑动所引来的地震。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