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对面三人笑得几乎流出眼泪之后



一怔,管洲沉声道:“沙成山,你在嚼什么香根?”

沙成山重重的哼道:“可要沙某一字不漏的再说一遍?”

点点头,管洲怒道:“你说,是什么话令我有失风度?”

沙成山冷笑连声,道:“客栈小二传言,有人邀我来此,不来便是王八,而且叫那店小二一字不漏的告诉沙某。姓管的,如此传话,岂非三岁孩童?”

管洲猛的侧头望向身边大个子,叱道:“是吗?你是这样传话的?”

不料粗汉怪声吼道:“门主,这种小子欠挨骂,不骂哪里会来得这么快?”

管洲虎目怒视!

另一大汉已沉声道:“门主,别忘了我们是来索命的,骂他几句也好培养出我们搏杀的情绪,管他风度不风度!”

“拨云手”管洲眨了几下眼,冷笑道:“不错,骂得好,对!”他冷冷的直视沙成山,又道:“沙成山,你已经很快的来了,是吧?”

沙成山重重的道:“管门主,你已承认自己有失风度了!”

猛摇着头,“拨云手”管洲高声道:“我并未失去风度,沙成山,你更未当上王八,因为你及时的赶来了,所以这王八二字你就当不上了。当然,我们的邀约方式也成功了,哈……”管洲大笑,他身边的两个大汉更是捧腹狂笑起来……沙成山恹恹的垂下双臂,面色已见冷酷!

他在对面三人笑得几乎流出眼泪之后,淡淡的道:“管门主,可否介绍这二位的大名,也好令沙某略加认识?”

管洲猛沉的一掌拍在右边黑大个子胸上,道:“他是‘赛韦陀’石磊,另一个‘巧手飞索’申屠,二人实际上是我‘飞索门’下的‘黑红双煞’。沙成山,管某说的够清楚了吧?”

沙成山笑意挂在嘴角上,道:“黑红双煞的名号在皖北相当响亮,沙某今日有幸一会,足慰平生了!”

“赛韦陀”石磊怪声道:“姓沙的,今日之会也是你此生最后一会,因为你没有机会再生离此地了!”

沙成山猛的心头一震,立刻十分平和的问:“管门主,请问你们如何会知道沙某在此方家集的小客栈?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