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半个身子在日本方阵之中

李志豪费了半天功夫,才轻呼一声:“终于找到你这小杂种了!你……你在台湾上台以后,一直妄图分裂祖国,致使祖国半个多世纪无法统一,祖国各方面成就,就因为你而晚了多少年?你……你真是中华民族有式以来的头号汉奸,比那给脸不要脸的‘乌龟之子’还要可恶,你们两个要是争夺那千古第一汉奸,还真是难分胜负……”

李志豪摇了摇头,骂道:“小杂种,在中国人之中找个叫**的很难,在日本人之中找个叫岩里政男的,更难!你还是叫四个字的名字吧,俺们老李家不要你!”

只见那岩里政男的位子跟别人都不一样,就算汉奸也都是站立成排,一一排列,他们的位置决定他们生前的意识形态,越接近日本方阵的,说明越是媚日的汉奸,可是岩里政男仿佛被人随意的摆放在这有规律的阵列之中一般,他半个身子在日本方阵之中,半个身子在汉奸方阵之中,身上穿着不伦不类、幼稚可笑的衣服,这衣服反映着他的思想。

李志豪叹道:“谁把你放在这里的?真是切合实际呀,你梦想着当个日本小杂种,可是人家偏偏不要你,他们除了利用你牵制我们中国崛起和强暴过你妈妈之外,对你也没有什么别的奢求了,连俺都不知道你是不是你爸爸的孩子,你的生身父亲到底是谁?你这一生也不知道吧,被利用的家伙,你比那个拿着美国人的钟表看时间,还要给美国人钱的‘乌龟之子’自卑多了啊。看,日本人拿什么眼神在看你?中国人又拿什么眼神在看你?你生前想过两千四百万台湾省人民的感受吗?幸好今年祖国统一了,你也死了,不是被打死的,而是因为痔疮……”

李志豪摇头叹息,遥望这些汉奸都在第十七层地狱里受那不忠不孝之苦,除了感叹上帝赏罚分明之外,也没有什么火气发泄了。只是抬头看那隔着一层的**、吕绣莲、游希坤、谢长亭等人,讥讽道:“你们一生碌碌,生前真的全心全意的为了台湾省人民吗?哼,你们只不过都在追逐着自己的最大权力欲望而已,你们这一生,走到尽头的时候,回光返照那一刻,都在想什么?你们为台湾人民留下了什么?你们为自己的后代留下了什么?只留下几个污点而已……你们是看不到台湾省回归祖国之后,一派繁荣的景象了!哈哈。”李志豪一直对自己出生在祖国统一的第三年感到非常满意。

李志豪心情愉快,心想:“我也在岩里政男身上留下些字迹吧!”打定注意,扒开**上衣,刻了四、五十字,觉得有些罗嗦,抹掉了又刻,还连连发笑,可是刻好了,又觉得不好,抹了再刻,反复十几次,直弄得李志豪哭笑不得,然后才大加赞赏,终于满意,然后把岩里政男衣服整理好,得意的离开。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