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会不会大呼

自己的耳朵没有问题吧?

~第一百章吊人床上大刀~

~第一百章吊人床上大刀~

富贵一口水果然喷的挺准,德广就感觉凭空一阵大雨兜头降下,一阵清凉,双眼环视一周他人。他们各个目光怪异的盯着自己,忍俊不禁。憋的耳朵都红了。

德广忽然哈哈一阵大笑,其余几人也急忙跟着嘿嘿大笑,德广忽然又不笑了,那笑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人忽然捏段了脖子,肚里一半,外面一半。

大家愕然,这都可以。

“多谢大人赏赐。”德广忽然起身对富贵鞠躬。

富贵嘿嘿着吧人扶起,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连吐口水都有人谢赏,若是自己兜头大尿一泡呢?他会不会大呼,老天,你太眷顾我了,天将甘霖啊!

“继续继续。那狐妃真是性情中人啊,呵呵呵对敌人也可以这样,真是佩服啊,佩服。”富贵急忙打哈哈,德广给自己和众人一个梯子下,他要不急忙顺坡下驴,等人家吧梯子抽了,他还是要下的,那时候就不是下了,就是摔了。

“是的,狐妃全是因为功法所致。如今这样的猎杀侍卫,也是因为那内功不太完全,弊端甚多,才搞的她欲火狂烧,不得不掠人救命。不过那也就是饮鸩止渴,后来欲火将是一次比一次发作的厉害。所以!”德广把目光放在恶劣富贵的身上。

又偷偷的看了看富贵的裤裆,那里似乎有什么别样的东西让他感兴趣。

富贵顺着德广的目光向下看,顿时看见了自己翘的高高的小弟弟,顿时明白狐妃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感兴趣了,原来是看上自己的小弟弟了。我说呢?我虽然长的帅点,可还没有达到一个照面就让一个绝世妖女俯身贴耳,大叫倒贴的境界。

明白了这些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来妖女是不准备对付公主和小妞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她要对付早就动手了,怎么会等到现在。难道她真的如德广说的是一个心地有些善良的女人,只是被自身功法所累?那还是去看看的好。

“那个,德广啊。解药呢我已经给了鱼妃,你以后定期来取就是。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