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开始



  高奇疑道:“有什幺问题吗?”

  水天月道:“你先别管,你和一些船员们较熟悉,这几天之中有没有见到两人什幺异常的举动?”

  高奇道:“听你这幺一说,我想起小洛曾告诉我的事。小洛是动力组的操作员,听他讲昨日公孙尚凯曾经到过马执行长的房间内,不晓得商量些甚幺,因为那时候小洛刚好在当班,从他的座位上刚好能看到上层舱房的门,大概只有几十分钟吧,两人好象十分熟识的样子。”

  动力室在船侧紧邻着舱房,从透明的玻璃望去,可以见到第二层的走道。第二层中除了一些组长级以上的舱房外,就只有高奇、公孙尚凯和马执行长的独立舱房。

  水天月沉吟一会,说道:“从昨天开始,船内就不断接收到奇怪的电波讯号,又不像是通讯波,所以周船长也十分在意这个问题,从截波器中循线找去,发现这种独特的电波并不是正常的频率,所发出的讯号也十分诡异,只有许多不同的密码与信号。”

  高奇大讶,连忙道:“船上还有配备这种科技器材?这不是一般军用舰艇才会采用的技术吗?”

  水天月说:“因为最近在联邦河道中出现了一个专门抢夺晶石的集团,这个集团不但来无影去无踪,而且通常是集体行动,可疑的是这些人单单只为了晶石而来,许多船只的动力晶石都被夺走,而对于一般货物或财物却是分文不取。”

  高奇说:“我也稍有耳闻这些晶石盗贼的动向,但是市面上晶石的比例却是维持相当正常的数目,这些晶石大盗好象并不拿来变卖,而只是一昧的收集晶石,到底有什幺作用呢?”

  水天月说:“最近,我们水家有几条小型的船只被这些窃盗集团窃去不少晶石,所以像这艘安琪,才会特别配备这种军用的拦截器,没想到首先拦截到的讯号,不是从外面而来,而是从船本身发出。”

  高奇说:“不会是一般通讯器所发出的讯息吗?”

  水天月说:“不可能,通讯器材根据联邦所规定的频率是在四百八百赫之间,辅助涟波误差只在五十之间,而这个讯号却高达一千二百赫,据资料显示,这种高频传讯只有具特殊声音构造的动物才可能发出这种音频,像是海中动物就常利用这种声波来传达,联邦中除了军队外,根本禁止使用。”

  高奇对这种通讯的专门知识也不太了解,听的是一头雾水,不经意的抬眼望向黑暗的岸边,突然发现有几条黑色的影子在林间晃动。

  高奇惊讶的指着河畔稀疏的林间,叫道:“那是什幺?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