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万精兵都给李景隆给败坏了

耿兴邦恨然的看着那些猎骑,说起来其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胜在机动力足够,装备也好。他们的骚扰虽然不致命,不过对于李景隆这半渡的大军却是一种令人极其恼怒的事情。

耿兴邦马上叫过自己的亲兵,把队伍里面进两万的骑兵都调度起来,开始了反骚扰的战略冲锋。这些可怜的骑兵当然不会是猎骑的对手,不过有了他们的游动防御,却让猎骑多了不少的顾虑,杀伤力大大降低,已经不能再对大军造成困扰。

耿兴邦的副手洛夫是其父亲耿柄文一手带出来的战场老将,他看了看渡口外的战斗,皱了皱眉道“这不像是朱棣的作风,要是意在歼灭我们,他就不应该是派这么少的骑兵骚扰,而是应该派铁骑如尖刀般插入大营,只要战场一乱,他就可以以少数的兵力达到歼敌的目的。而现在的情况却象是在放我们过河似的,极不正常。”

耿兴邦点点头“我早就有所怀疑了,为什么张玉会留个口子给我们?难道是因为朱棣受到了塞外联军的牵制,导致其不能派出过多的兵力来围歼我们,只好摆出一副强势的样子,迫我们退回黄河以南?”

洛夫轻蔑一笑“那样的话,他就不是太祖的儿子了。如果这么好的机会他都不去把握,那么只要这四十几万部队恢复元气,明年就够他吃一壶的了。”

耿兴邦无奈的看了看洛夫,苦笑道“怎么好像我们是朱棣一方似的,说起来都是替他着想?”

洛夫呸出一口浓痰,冷哼道“我们的小皇上任人唯亲,派李景隆这个名副其实的三脚猫来捞军功,殊不知五十万大军没有吓怕朱棣,反而成全了他又一次威名。要是这场战役交给老将军来打,凭借其在军中威望,以及和铁铉的交情,绝对可以步步推进,打到顺天。可惜啊!大厦千层,溃于蚁穴,五十万精兵都给李景隆给败坏了。”

耿兴邦苦笑,自己何尝不知道这些道理,可惜新皇的锦衣卫比太祖时更厉害,自己不敢多嘴而已“洛叔,这些话在这里说说即可,回到大营后千万莫再多话。”

洛夫冷笑道“是!”

耿兴邦看到渡口外的骚扰几乎没什么挂碍了,连忙又照顾起渡河来,不过他到是看到了对河一些不正常的情形“洛叔,铁铉为何没派兵来,就丢了一些船舶在河里?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