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我就分你一点好处行了

刘振东瞪眼道:“你要我们帮什么忙,先说好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不干,如果是好事的话事后得分我一点好处,没好处我也不干!”

王至道瞧着刘振东,叹道:“大师兄,我从来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有商业头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你就想着要好处了?好吧,看在你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精的份上,事后我就分你一点好处行了!”

“什么叫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精?我本来就是这么精,只是你一直没有发觉好不好?”刘振东不满的咕嘟一句。

陈真问道:“王师弟,你要我们帮什么忙?”

王至道神秘兮兮的道:“张啸林欠我的钱,我需要你们跟我一起去找他,将钱要回来!”

“张啸林欠你的钱?”孙大周闻言不由呆了一呆,皱眉道:“不可能,张啸林这个流氓头子怎么可能欠你的钱?他欠你多少钱?”

“不多,只有五十万而已!”

“五十万?”刘振东闻言眼珠子差点儿凸了出来,陈真和孙大周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王至道“呵呵”一笑道:“我不是在说谎,我有证人的,梦幻酒吧的蔡老板和朱国富都能为作证,而且我还有张啸林亲笔写的协议,虽然不是欠单,但是也可以用来证明他欠了我的钱!”

陈真皱眉道:“王师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和张啸林扯上关系的?”

王至道笑着将去梦幻酒吧所发生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说到那个俄国光头怪物波洛夫一拳打断了“凶狼”颈椎的恐怖拳力时,刘振东三人不由感到心中骇然。说到王至道自己和张啸林、奥巴罗打赌,要在五个回合击败波洛夫时,刘振东三人明明知道王至道还好好的站在这儿,不可能出事,但还是不由自主的为他感到心惊肉跳,均在暗中猜测他是如何从波洛夫的恐怖拳头下逃生的?待王至道说到奥巴罗胆怯,不敢让波洛夫和他打时,刘振东三人不由大笑了起来,一个暗骂俄毛子真没种,一个暗骂王至道真会装神弄鬼,光靠吓就击败了俄毛子,只有孙大周称赞王至道够智慧又有勇气,换了其他的人只怕没有这个本事吓住俄毛子。等到王至道说到王子平出现,并靠斗力气击败了波洛夫时,刘振东三人都不由面露惊容。

刘振东喝彩道:“真是一个好汉子,力气居然比那个俄毛子怪物还大。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