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除了“九指血煞’之外



沉默了一下,明毓秀忽然幽怨道:“真,其实这种事你早该告诉我的,害得我吃了这么多相思苦。”

邵真苦涩道:“毓,只怪我没勇气,我是怕害了你呀。”

凝眸望他,明毓秀道:“现在你怎么有勇气了?”

真挚的,深情的望着明毓秀,邵真低声道:“毓,你该知道,我现在爱你的程度,已达到一刻不能没你,我不能再逃避,我要勇敢面对现实!”

芳心一阵滚翻,明毓秀克制不住的,眼中又是一热,正想说话,忽见范一弓回来,连忙翻转过脸去拭泪……这时范一弓已同另外三人跨进门来……和范一弓进来的两人,邵真和明毓秀都认识,一个是衣装华丽,气派不凡,而身材臃肿,加上一张胖嘟嘟的脸孔,显得肥头肥脑的便是“金银帮’帮主,另一名不是谁,正是“毒心郎中”邰肇赓,这厮是用不着赘文介绍了,邵真和明毓秀对他岂止是认识而已?

简直是太熟悉了哪,尤其是明毓秀,化了灰她也认得哩!

另外,一个是鬓发半白,可能是上甲的皂衣老者,他看来气色很好,童颜鹤发,硬朗得很,只是,脸上的表情阴森而冷冰,让人有股阴沉沉的感觉。

邵真和他打个照面之时,觉得很熟,他马上想起在西疆的时候,曾见过这人,当他把眼角掠过那人的左手,发现他的尾指只剩半截,他立刻知道那人就是‘九指血煞’了。

除了“毒心郎中”之外,“金银帮”帮主和“九指血煞”皆仍睡眼惺松,不用说,他俩是在睡梦中被范一弓唤醒的。

也除了“九指血煞’之外,“金银帮”帮主和“毒心郎中”在进门的时候,脸上含着的那股笑容是那般的不自在,说明白点,还有一撮子的怯伯和畏惧。

这只因为他们做贼心虚——“金银帮”帮主曾被邵真打得人仰马翻,哼哼哟哟的,而今面对“克星”,提心吊胆总是难免的,尤其是他毒杀过明毓秀,仇人打上门来惊醒好梦,他哪能自在裕如啊?

“毒心郎中”出卖过明毓秀,一见那“凶煞婆”高坐堂上,他这靠赌起家,而武功差劲得连第八流都算不上的赌鬼,心中哪能不一上一下的忐忑不已啊?

不过,他俩马上很放心了,因为邵真和明毓秀不仅没有怒目相瞪,反笑脸相迎,这确实使他们心安不少。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