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太便宜了吧

买卤鱼放生,你们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让老子活剥了你们;零割了你们,你们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战飞羽站在门口,宏声而酷烈的道:“秦厉,你将为你那不知轻重的说话,付出相当的代价!血的代价!”

又是一次心悸,人熊秦厉奇怪自己为何一与那小子的那双眼睛接触,就会感到不由自主的心生忐忑,但嘴里却是硬梆梆的道:“老子要付个屁的代价!付代价的是你们!你们必得要将这个招牌砸了,然后给老子叩上三十三个响头,老子才罢手!”

叶媚此时,业已与秦厉站个对面,在战斗起时,习惯的笑了!只可惜那副面具遮掩了她柔婉的笑容,否则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人熊秦厉定然被她薰得晕头转向了,就只她那甜腻腻的声音,也就够人熊秦厉受的了,只听她道:“这可是你说的秦厉;要砸招牌,要磕三十三个响头,我答应你,只要你赢了我,条件绝对遵守,只不知你败了,如何?”

嘿嘿冷笑,强悍的,秦厉道:“我熊败给你?我看你还差了一截?”

依旧是甜腻腻地,叶媚道:“人有失算,马有失蹄,万一你败了怎么说?”

满有把握,人熊秦厉道:“万一?哼!不会,绝对不会!”

如波的眼光一转,叶媚轻软的道:“秦厉!也太自恃了,我不是说万一嘛;你就不妨说出个方式来,也总算是有个交待!”

不耐烦的,人熊秦厉道:“我要是败在你这臭娘们手中,那可真是笑话,好,就给你个希望,如果败了,我扭头就走!”

娇笑连连,叶媚道:“秦厉!你想得太美吧!也太便宜了吧!扭头就走,同砸招牌,磕三十三个响头,成比例吗?哼!

你也不想想,你败了,你能走吗?走得了吗?”

最后的那声音之冷,之煞,与那娇笑简直就不像是出自一人之口,一热一冷,就如夏天的太阳与冬天的冰寒,听在人熊秦厉耳中,真不是滋味,一紧一缩得如同遭到椎刺,槌击般的刺心,他这时才真正的注意到了脸面前这个身材若火,容貌丑陋的娘们,看来实在扎手。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