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地撤出朝鲜境内

朝鲜大臣坐于坛上东隅,江华岛被掳之臣坐于坛下西隅。

  少时,坐定举宴,宴间行射艺表演。我坐在皇太极之后,始终感觉左侧有道目光凛冽地锁在我身上,然而每次我抬头探寻时,那道目光却又立即消失不见。

  待到宴罢,皇太极命英俄尔岱赐李黑貂袍套、白马雕鞍,又赏给世子、大臣等人貂皮袍套。赏赐完毕,又下旨令朝鲜君臣会见被俘的嫔宫及夫人,一时坛上亲人得见,相对哭泣。

  哭声凄厉,我听得心里又酸又涩,几欲落泪。便在这时,皇太极腾身而起,贴耳关照了英俄尔岱、马福塔两人几句话后,转身大步走向我。

  我抬眼诧异地望着他,他微微一笑,低头拦腰将我抱入怀里,“悠然……我带你回家!”

  “回家?”

  “是,回家……和咱们的孩子一起……回家!”

  崇德二年二月初一,皇太极将江华岛所获人畜财币,赏给各旗将领,同时宣告清军主队将先行班师回朝。

  二月初二,大清军队分兵四路,一路携带朝鲜世子夫妇为质,并其僚属,从大路撤退;一路翻逾铁岭,出咸镜道,渡头满江退去;一路由京畿右道山路,至平安道昌城碧潼等地,渡鸭绿江上流撤离;一路由汉江乘船下海,悉取沿海舟楫,以硕托、孔有德、耿仲明等所领,率同朝鲜舟师,携带红衣大炮,攻取皮岛。

  为了尽快返回盛京,皇太极特命多尔衮、杜度率领满、蒙、汉大军,携所俘获在后行慢行,而他与我则在正黄旗侍卫的扈从下,快马加鞭、马不停蹄地轻骑而奔。

  回家……多么仓促的一个抉择!

  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皇太极把这次出征的原本能获得的收益无奈地放掉了一部分,作为一个向来身先士卒、亲临第一线的皇帝,他在胜利的最后关头很不负责地把一堆烂摊子丢给了多尔衮——那个他最疼爱的弟弟,同时也是他最防备的劲敌!

  为了我,他不得不把这一切全权托给了多尔衮!甚至还狠心撇下攻取皮岛这么重要的战事,义无反顾地撤出朝鲜境内!

  这一切,只为了我……只是为了我!

  “对不起……”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