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匹健马便飞一般的往庄外驰驶出去



沙成山淡淡的道:“我从不忽视任何同我有关的事情,老爷子,你请说!”

秦百年毫不隐瞒的道:“当我找出破你‘寒江月刃’与‘寒江月落’两招式的方法之后,便是你的死期到了!”

一笑,沙成山道:“沙某十分清楚,老爷子所以未亲自出手的原因,便是没有把握破解这两招绝活。如果有一天你老想到如何破解了,便派个人通知我,沙成山一定快马赶来,我们痛快的搏杀一场!”

秦红尖声道:“沙成山,你不会少说一句?银子已上车,你们可以走了!”

重重的一抱拳,沙成山道:“秦姑娘,谢了!”

沙成山跳上车,双手抖动缰绳,大叫一声:“呵!”

两匹健马便飞一般的往庄外驰驶出去!

秦百年咬着牙,沉声道:“几曾见过虎跃山庄的银子任人如此轻松地搬走?沙成山呀,我的儿,你会死得十分凄惨!”

沙成山驾驭着篷车,飞一般的离开狮头山,顺着十分宽畅的官道奔驰着!

方小云已坐到沙成山身边,她在篷车的颠簸中替沙成山小心的把伤处敷药包扎,柔顺的低声道:“沙大侠,你去取银子,我真担心死了!”

沙成山淡淡的道:“闯虎穴本来就是玩命的勾当!”

篷车内,方宽厚叹着气,道:“沙大侠,你大智大仁大勇的表现,方宽厚五体投地,从心眼里佩服。在此,我为自己的愚昧莽撞向你赔罪!”

笑笑,沙成山道:“别对我说得那么好,我不配担当你说的。方捕头,你可愿意听在下一句话?”

方宽厚立刻回道:“此时此刻,别说是一句话,沙大侠,你怎么说,方宽厚便怎么做,至死不回头!”

沙成山望望身边的方小云,道:“方姑娘,我先送你们回方刚的庄子上,你们可愿意前去?”

方小云点点头,道:“其实我二婶是个老实人,她并不知道我一家是被二叔所害!”

沙成山点点头,道:“好,我先把你们送到方刚家里,我保证你们一家安全,如何呢?”

方宽厚立刻小心的问道:“沙大侠,你有什么打算?”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