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在香港没人认识自己

”陈致远刚说完这句话就觉得不妥,这不是在给齐雅婷出主意吗?他看了齐雅婷一眼,心里暗自后悔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啊!如果启明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我想我倒是比较容易解脱。这两年我们虽然经常在一起,他却始终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是因为他心里有一个胡雪怡。不过说到让主动胡雪怡离开,我也曾经想过,办法有无数种,机会也很多。但我不能去做,假如有一天启明知道是我做的,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齐雅婷的脸上露出酸楚的微笑,轻轻地叹了口气,其实她不愿意去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愿意见到赵启明伤心。

和自己真心爱的人分手是一件能让人心疼一辈子的事,她体会得到这种痛苦的滋味。

听齐雅婷这么说陈致远放下心来,以她的聪明才智,随便想个法子把胡雪怡逼走确实比喝口水复杂不了多少。

齐雅婷黛眉轻扬,笑道:“咱们走吧,去一个热闹点的地方玩,聊这些太闷了,再说下去我们俩非长白头发不可。”她语气一转结束了这段谈话,和开始的时候一样突然。

陈致远愣了一下才适应了这个变化,看看面前的齐雅婷,她的目光中好像又恢复了平时的灵动与机敏,令人烦心的是,他自己却还没从郁闷中回过味来。不过在香港没人认识自己,他今天倒是可以陪着齐齐放心大胆地玩,顺便见识一下香港这个东方明珠的夜生活。

今天晚上让齐雅婷心情低落的根本原因就是胡雪怡今晚的住处,她刚才那句话没有明说,但话里的意思很清楚。赵启明没有和她发生过实际上的关系,而胡雪怡今天的到来,让齐雅婷的心中忐忑不安。

和赵启明一起回到住所的胡雪怡心情倒是不错,女人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总是容易心软,赵启明发自内心的一番甜言蜜语让她终于找回了恋爱的感觉。

这是套高级公寓楼,是赵启明暂时的居所,光是客厅的面积就有三四十平米,室内的装修比较简单,主色调是淡绿色,音响里柔和的轻音乐在耳畔响起,旁边亮着一盏落地式的台灯,这一切带给胡雪怡一种温馨而舒适的感觉。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