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忧郁起来

  未央哥哥……就是的答案么……

  那绛儿么多年来,所做的切,又是为什么……

  未央回到房间里,将门紧紧扣上,然后靠着门,大口大口地喘气。

  不是真的。

  竟然看到绛儿,不可能的,他不是被魇门拉进去的么。

  他怎么可能会就样站在自己的面前呢。

  阵烦闷袭来,未央捂着胸口,大口吸气,想平复难以忍受的感觉。

  背后无力,未央滑落在地上。

  刚刚发生的切,就像场梦,可是嘴边的疼痛,却如此真实。

  他记得当时自己飞过根金针,却被他躲开去。

  怎么可能呢,以自己的功力,即使是大长老,也不会如此轻易地避开。

  “谁!?”

  “未央哥哥,是,绛儿。”

  绛儿?绛儿?还有谁会在自己面前,自称是绛儿?

  那长发,那眉眼,不是紫绛是谁?!

  “绛儿?”

  未央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走过来的人,月光照在头发上,竟闪出层紫色的光晕。

  “未央哥哥,回来。”

  紫绛把将发愣的未央拉进怀里,紧紧地搂着,多少年,样抱着未央哥哥,上次,还是在梦里。

  “绛儿……绛儿……真的是?”

  未央挣扎起来,推开紫绛,随即又拉他过来,伸出手在他精致的脸上细细摸着,“真的是绛儿,绛儿回来,未央哥哥是不是在做梦?”

  紫绛有些颤抖,不是自己卧室里的那名冰冷的镜子,是真的未央哥哥。

  “是……没死,在……魇界,过的好好的。”

  未央搂住紫绛,在他的后背来回地摸索着,仍然不敢相信他真的会活着回来。

  “怎么会呢,明明进魇门的,未央哥哥以为已经……太好,绛儿回来。”

  “绛儿长高,太好,太好。”

  未央激动的有些与无论次,紫绛却在狂喜中,突然想到什么,不禁忧郁起来。

  紫绛后来后悔,他不知道自己当时发什么疯,竟然会问出那样的话来。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