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温不火的说道

“那它刚才怎么会把你震飞呢?”陈九生眉头皱起,不解的问道。

胡昂然闻言,乍然一惊,看了看瑶如,见她也没什么事,再望向那棵弱弱的小草,眼中充满了惊异之色。

“呵呵,”瑶如不怒反笑,轻声道,“其实这都怪我心急。”

“这‘六指灵草’本非一般药物,它散发的淡薄光芒正是保护它生存下去,并给予它养分的东西。”

胡昂然和陈九生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异,接着,他们异口同声的问道,“那我们该如何挖掘这颗灵草呢?”

瑶如微笑着示意他们不必慌张,慢慢道,“听说这‘六指灵草’要连续吸收七日光华之后,此光芒才会消散而去。而那时,灵草也会成长为成熟性。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采摘了。”

“七日?”胡昂然瞪大眼睛,竟是讶异得突然叫出声来。

瑶如仍旧一脸欣喜,微微点头。

“哎,看来又要浪费七日时间在这里了。”陈九生双手放到脑后,懒散一叹。

“你不愿意等就走!”胡昂然听他这么一说,断然没有给他面子的意思,直接一挥衣袖,朝山下指去。

一丝笑意立马浮现在陈九生脸上,只见他眉毛扬起,不温不火的说道,“我可没那么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口铁饭碗,打死我也不走的。”

瞧见他那副死皮赖脸的模样,胡昂然脸色一青一紫,冷哼一声,调过头去。

瑶如见他们两个斗嘴的样子,不禁暗笑。不过想到他们要因为等待那么久的时间,心中升起一团疑云,随即问道,“你们真要在这里等上七天?”

“嗯,”胡昂然低沉的回了一声。

而陈九生则是一副我还怕你的样子,直接坐在了地上,赫然哼起小曲儿来。

瑶如苦笑着摇了摇头,也没有多加阻拦。

燕大哥能有如此兄弟,当真不枉一生。

……

七日时间,在胡昂然和陈九生每天轮流穿梭于山下的森林捕获猎物为食七次之后,就已经过去。

时值正午,那棵六指灵草的光辉果然如瑶如所说,缓缓暗淡下去。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