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场一出手

  虽说适才自己假意出言劝说华绢投效凉州军,但事实上是因为贾诩十分清楚华绢绝不可能答应,如令王世勋这么说来,倒叫自己骑虎难下。

  迎向王世勋的目光,见其露出“彼此、彼此”的嘲弄意思,贾诩心中不禁一面咀咒王世勋将来不得好死、一面又不知该希望或不希望华绢别要败给王世勋。

  不动声色、贾诩忍着想要将手上羽扇向王世勋砸去的念头,貌似轻松的煽了煽道:“王庄主说的有理,像华公主这般妙计连连的高人,若能够加入凉州军的话,实为羌族之福。只是……”

  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贾诩续道:“……王庄主可千万小心华公主的武学造诣。想当年权倾一时、最有希望颠复汉朝的‘太平天道’之主、大贤良师张角,其谋略武学皆是个中翘楚,最后还不是惨死在这女子的手中……”

  没有理会贾诩的冷嘲热讽,王世勋哼了一声道:“华公主认为呢?”

  虽不清楚王世勋与贾诩为何在这关头会如此的对话,但显然王氏剑庄与凉州军并非全无芥蒂的正合作着,像想到什么的突然被王世勋的询问打断。她有些摸不着头绪的道:“嗯……随便吧!反正你要战,我便战!”

  “好!好个干脆的回答,那便小心了!”

  王世勋回剑一拨,十数道芒光犹如生命般的直射华绢。

  曾在长安城屋顶上与王世勋交手过,华绢清楚这人的实力在目下所遇到的敌人中,仅次于武论尊、文评皇及吕布而已。当下也不答话,全神贯注的将太平真劲运入诛仙之中,令剑身泛出黄芒的斜斜刺出。

  此次交手的对象虽仅有王世勋一人,但华绢却感觉到给予的压力异常的庞大,本就没有在这个时代好好习过什么武功秘笈的她,上场一出手,只好再次的使出白晴曾传授一招半式的“神仙剑法”!

  金色芒光自诛仙剑刃上发出,华绢配合著绝妙的“剑舞”身法猛然一击,挥出最为熟悉的“斩金破铁”。

  似足以将一切的生物斩下的“斩金破铁”直冲王世勋面前,却见王世勋丝毫没打算要回避的笑道:“上次便告诉过华公主,偷学别人功夫的事可千万别做。因为,旁门左道而得来的武技,又怎及的上正宗的不传绝学呢!既然华公主不听老夫劝阻,且看我也以‘斩金破铁’会一会你!”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