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太嫔之事

”太子神色一动,看着十四,十四继续道:“宁寿宫离我的阿哥所倒是不远,不如请了八阿哥和这姑娘一道去我那儿,臣弟回头着人通知一声宁寿宫里的嬷嬷也就是了!这岂不是两全?”

太子正欲开口,一把略带嘲讽与愤怒的声音传入耳中:“十四弟的主意真是不错,我今日听曲儿也觉得意犹未尽,太子爷就依了十四弟的法子吧!我也跟着一块儿去,沾沾八哥的光!”

我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白衣十三。看来,这个心结就这么结下了。

太子脸色复杂,直盯着我,那怎样的一种表情啊?惊讶、不甘、还有一丝儿担心,惊讶的是他的十三弟也跟着搅混水,不甘的是费了心思弄到嘴边的肉又这么被叨了去,至于那一丝儿担心么,想是怕我迷失了本性,投怀送抱,白白让人占了便宜吧!

半晌,他不甘愿的却仍自强笑道:“还是十四弟想得周全,依你便是!”转头冷冷对我道:“去吧!好生伺候着!”

我突然有一种胜利的畅快之感,终究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没如太子所愿,在众人面前出丑丢脸。于是,我对太子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福下身去,语带双关道:“采薇多谢太子爷恩典!只是今日太子赏赐之物太少,采薇未能如愿唱一出好戏给您瞧瞧,若还有下次,还盼太子豪爽大方些,多多赏赐才好!”

不待太子发话,不去瞧屋内众人是如何惊异的神色,我转身冲出了这充满邪恶的毓庆宫。已无力再去想后果,只知道这周身要命的炙热已远远超越我所能忍耐的极限。。。。。。

梦转纱窗晓 正文 第18章 戏蒜

章节字数:5114 更新时间:07-08-10 12:51

不知何时,门外已是一派“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的景象。

我又一次在大清朝的皇宫中“末日狂奔”。冬日的飞雪夹着冰珠儿打在脸上,湿湿的、凉凉的虽痛却有着一种痛彻的快感,身上的苦楚也因了这冰凉减了几分。

脑子也渐渐清醒,这软香散照太子爷的说法仿佛很珍贵,药力也很强劲,只怕不是靠意志力能熬得过去的,须得找太医来瞧瞧。是了,崔嬷嬷有法子,上回太嫔之事,也是她出面找了皇上身边的红人李德全,才宣了太医来。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