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耳朵已被别了下来

见这三位少年男女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报仇,而没有半分悲愤的神情,再则人人艺业高绝,却不把所说的仇人杀死,情知这事定有蹊跷,才故意出面叫破。

  王紫霜凛然道:“你们这些凶徒,那一个不是两手血腥,还敢说我们不是债主?”

  施光见对方避开身份不说,即知自己揣测不差,不觉仰天大笑。

  但在他大笑声中,却听一声娇呼道:“这里面可有一个哭的和一个死的?”

  施光急向山径看去,即见两位少女疾如奔马般跑来,暗忖:“那些暗椿难道被点死了”!

  这回来的是阿尔搭儿和钱孔方,一到广场,钱孔方就叫道:“谁是哭嫦娥,快出来领死!”

  哭嫦娥江志英喝一声:“老娘就是!”瘦臂一扬,一点寒星疾奔钱孔方咽喉。

  钱孔方喝一声:“还你!”门一吹,江志英发出的金钱镖竟被吹得倒别回去。

  江志英以为对方定用手法接,只留神对方的手势,不料出乎意料之外,竟是以口吹来,待见寒星耀目,闻开已是不易,急把头一偏,猛觉耳边一凉,接着又是一痛,一只耳朵已被别了下来,惊得叫了一声,拔头就跑。

  钱孔方叫一声:“你跑不得!”一纵身躯,已拦在江志英前面,右臂一挥,一阵掌风过处,江志英已坐在地上。

  施光眼见这一群少年男女,一个比一个强,直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却听另一个少女喝道:“那一个名叫死光?”只好硬着头皮,喝道:“施光便是老夫,你是何人门下?”

  阿尔搭儿道:“我称字叫做古芬华,你想想可曾杀过一个姓古的老人?”

  “我施光杀人何止千万,谁有空去记他?”

  “那,你就该死!”

  “你才该死。”施珊姊叱一声,劈面就是一剑。

  阿尔搭儿一伸手,捏住施珊剑尖,用力一抖,施珊叫出一声:“哎呀尸松剑跃身后退,长剑已被阿尔搭儿夺去,笑说一声:“这剑敢情是泥土做成的!”中指向剑身一弹,“当!”一声响,剑断为二,一截飞出老远。

  施光正在大惊,又有一大群人手执兵刃由大门涌出,回头一看,尽是第二代儿女门徒,情知在当前这几位高手之下,越是人多就越死的快,急挥手制止上前,向阿尔搭儿从容一揖道:“老朽七人结义,自知作孽甚多,不见惊于世之人,但列位小侠,也决非仇人后代,若说是报冤报仇,老朽虽死不甘,若说另有内情,何不明白见告?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