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败类…你好好痛爱小雅吧…可得温柔点…否则、否则

  “来,给我看看,小雅你怎么反击?!”顾怀明一手摸着陆雅极富弹性的高耸处,一手探入晚礼裙中,轻轻揉搓着娇翘的圆臀。

  陆雅对顾怀明的举动丝毫不动怒,反而嘴角浮起浅浅的微笑,双手勾着顾怀明的粗脖,火热的娇躯,水泼不进一般紧贴着顾怀明,吐气如兰,细声娇吟。

  “顾败类…你好好痛爱小雅吧…可得温柔点…否则、否则,我得告诉雪公主或曾馆长…嗯…我很想知道,她们会怎么修理你呐?”

  陆雅轻描淡写般说的几句话,如同寒冬里当头泼下的冷水,瞬时间将顾怀明高燃的欲火浇灭。

  脑海里忽地回响起,林涵雪用极为严厉的语气说过的话“好,我相信你。要是有一天你再和我说,对她也是不知不觉喜欢上了。我,我…你会一辈子都再也看不到我!”

  顾怀明整个人立刻僵硬住,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陆雅真的把今晚自己所做的一切,添油加醋地在林涵雪面前一说…引出来的麻烦可不小!深爱的林涵雪真要一辈子不见自己,那所做的一切也毫无意义。

  本想趁着陆雅意乱情迷,生米煮成熟饭,可现如今看来是无法办到。一番权衡利弊、天人交战,最后顾怀明老老实实地,将陆雅勾着自己脖子的手挪开,缓缓坐起身来。

  陆雅半躺在沙发上,一手撑着香腮,一手轻捂着小嘴。神情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饶有兴趣的看着顾怀明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

  “哇!我可只是说几句话而已,还没反击呐。一路看小说网你,你就退缩了?刚才不是直夸我美的么?难道说地是违心话?”

  顾怀明脑海中的邪念慢慢消散,一种愧疚感涌上心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不敢再看一眼陆雅。

  陆雅似乎察觉顾怀明不对劲,不再冷嘲热讽。坐正身子,仔细地整理晚礼裙的褶皱。

  “我可没有怪你。不过我很好奇呢。顾败类告诉我,你今晚是色迷心窍了?还是遇到什么烦心事?”

  “色迷心窍!”顾怀明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陆雅“小雅,是、是我…”

  “想和我说对不起么?吻都吻了,抱也抱了,说那些没用的废话做什么?”陆雅凑到顾怀明面前。

« »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