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侍人恭身出门

  雅典娜打道回府,与索菲和多尔尼商议了一番正准备休息之际,有人来报,威尔斯与欧灵联袂求见。

  雅典娜不动声色的道“请他们去客厅!”

  等侍人恭身出门,双手不由握紧,兴奋之色现於娇颜之上。

  雅典娜与欧灵和威尔斯分据而坐,也许是因为傍晚时的不痛快,一时间沉寂无声。

  雅典娜面上轻松适意,双手不急不慢的依一定节律敲击著杯沿,静静的等著老狐狸开口。

  “原本公主殿下还没有休息,我还以为你已经休息了。”欧灵谀声,率先开口,打开沉寂。

  “您不是认为只是同名吗?”本已睡下,听到消息後又起来的索菲和多尔尼一後一前跨过门槛,嘲讽道。

  欧灵面无半点愧色,伸出肥硕的手击桌叹道“请公主恕罪,欧灵自从成为这扎古城主以来,足有二十余年未到波罗,所以未见过公主真身,提坦杀帝后,我得到消息是公主以身殉国,前不久虽有人告诉我公主未死,正在阿难,但这乱世之中同名之事也是常有,我是半信半疑,刚才你走後,我回想刚才你说的每一句话,想起公主大义凛然,毫无畏惧,充满勇气的回答,实在让我等汗颜,突然想到这不正是与我亚瑟王年青时一模一样吗?如非具有亚瑟王的血统,如何能有这样过人的勇气和智慧?更何况以蒙兰将军的眼力又怎么会认错人呢,所以都怪欧灵年老糊涂。”

  索菲呆看欧灵半晌,摇摇头出现潇洒笑容,在一旁坐下端起几上酒杯一饮而尽。

  雅典娜也不由暗叹此人确是一只脸厚心狡的老狐狸,明明不甘心臣服於提坦却偏偏装得一副被迫如此,想在三城联盟中取得有利的地位,却发现阿难城的态度十分坚决,一力拥立雅典娜,立即改变态度,见风转舵如此之快,帝国中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似乎毫不在意,淡淡的道“欧灵领主头脑灵活,宝刀未老,过奖了,不过应该对我的身份再不怀疑了吧。”

  “哪里,哪里,所以我与威尔斯一商议,西部三城向来同气连枝,共同进退,既然阿难城决心为公主殿下流尽身上最後一滴血,我欧灵也没道理落在人後。

« »

Comments closed.